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卖火柴的老女孩  

2009-12-31 13:41:50|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时分,躺睡在亲人朋友无私的,无怨无悔的爱意中,没有感觉爱。

当他们为我排除路障,打开一道道门的时候,我昂首而入,心中没有感激,甚至没有由衷地说过一声谢谢。明媚和煦的年代里,我口出狂言:爱是软弱的人们才需要的东西,我,拒绝接受。


 冬天降临了,黑暗笼罩我的大地。

我离开了爱我的人们,寒冷越来越重,越来越有力,越来越渗透我的身体。

我终于明白:没有去爱的力量,我先天不足;卸去被爱,远离人类,我后天虚弱。

 

黑夜茫茫,寒风凛冽,我站在那冻透的冰原上。我的肌体为我燃烧它最后的热量,用颤抖取热。

我渴望太阳,渴望温暖,渴望爱。可是,人们在遥远的那边,爱的温暖也许没有散去,但是它不会过来.

 

圣诞节的寒夜里,我觉得我是赤裸双足站立在雪中,遍体生寒。这个时节,一份圣诞卡就是一根火柴。擦亮一根,燃烧起一团火,一团温暖的光明。

那一年,在平安夜,在雪地里,那女孩擦亮了她没能卖出去的火柴,照亮了她小小的人生里仅有的几丝爱的回忆。

爱是温暖。她离去时,是在祖母浓浓的爱意里,坐着驰向天堂的马车。她走得很幸福。

 

 

虽然四周寒彻。但是我有火柴,有爱的记忆。感谢上帝!

我擦亮了火柴---

就在瞬间,忽然感觉奇暖。寒夜为我燃起一团火光,裹住我,把寒冷隔绝出火光圈以外。

火光中我走回那个地方,那里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阳光满满地洒在上面。
午后,整个房子是安静的,门外紫藤怒放,屋内几支芍药在水瓶中婀娜。
在安静和温暖之中,我凝视着窗外。
空气宁静,紫藤花香在空气中轻轻地飘动。
我等待着你,但是我并不知道我等的是你,我不知道我等的你是谁。

轻微的声响,你来了。
你,天使的化身,披着日晖,静静地落在我的身边。
我回头,没有言语,凝视在空气中相聚。我沉入了一片湛蓝。

目光可以这样美丽,慑人心魄;目光可以这样立体,钻一样地渗入我久待的灵魂。
不能躲避,它笼罩着我,摄住了我。
我竟然没有惊慌,没有躲闪,没有用拙劣的语言招架。漂亮的面前,我一向自惭形秽,可是在你面前我竟然敢如此沉稳,如此娴静,如同一个稳操胜券的华丽夫人,在面对她可心的情人。
至今我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力量,能抹去我的浮躁惊慌,燃烧起我的情感。

你的眼睛清澈,关怀,智慧,饱含千言万语。
你看我时,射来的不是两道视线,不是,也不是美丽的眼睛、漂亮的睫毛和浓眉下的两泓深潭,那些的存在,不及你传递的万分之一,如果我那样写,那只是复写了情诗里的那种浅薄的字句。

从你眼中传递过来的是那么多,以至于我无法明白我看到的究竟是你的双目,还是你双目送出的一个瑰丽世界。你让我的一切言语都在瞬间夭折。我在你的微笑和举止里,读尽了传说中的潇洒和帅气,我在你体贴的反应里,读尽了神往的爱慕与深情。
我心中涌起万丈巨浪,冲垮我理智的大堤。

我声音失控,可我还能让表情上演着与此相反的一切。
可是你懂了我之欲言。
无尽意语,在凝视中流淌;我们的语温,有壁炉火光的暖意。
即便我们用了某种语言,那语言和我们也不相干;即便我们没有相触碰,我们的暖意也让季节和空间没有了意义。
我们的心灵是如此靠近,我们的灵魂几乎是一体。

我们在这个恍忽的阳光午间,走过了万水千山,越过了春秋百年。你的情义深长,如同一只爱抚我心的手,探过来,要我的迎接;我几乎不能迎视你燃烧的双眼,星眸如炬,我迷失在你深情的大海里;
那一瞬,已经是一场世纪之爱。

你仿佛山中的精灵小鹿,要带我去幸福的山涧,一路跳跃,时时回首等待,时时深情凝视,一路相守......。
山涧下,我们伫立,世界转去了万千年。

为什么顾忌许多?为什么不能爱着去死?
可以,我可以爱着去死,可我不能让你一同走。

我逃避你迎来的目光,离开你的视线,假装专注于其他。
你失望地低下你美丽的头颅,摔摔一头波浪秀发,让眼光躲入发卷,和抚摩一起沉入了涧底。
我心撕裂,想到了炭告诉火的话:燃烧我吧,我愿与你在相拥中变成灰烬。

我何尝不想与你相守,我何尝不想与你执手,我爱你爱得痛彻心肺,我想你想得地老天荒。

我顿悟了“爱”。



火柴灭了,你淡去,并没有马车。

“我要去的去处没法带上你,你要去的去处我无法去到。”一个不相干的人,在一本不相干的书里哀痛地说。

如果如此相爱,那就注定了要擦肩而过;如果如此相知,那就注定了要从此天涯各守;如果如此相悦,那就注定了不能成为人间情侣。

这是我最后的梦境。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