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闹与静  

2009-09-15 18:3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时,我站定在家中的窗前,窗前是树顶的一团浓绿绿叶,片片干净得水洗过一样。小鸟们钻进钻出。
四下里一片安静。

这绿叶叫我出神。
浓绿淡化,淡成川南林中那生机勃勃的绿。
那种绿很叫人快意,可我不能说清楚它是什么绿。说它是浅绿薄了它,说它是淡绿或翠绿俗了它。它是发散的绿色冷焰,过滤了夏日,把阶上的人,溪中的石都点绿了。
阶上的人,不能忘怀的人是个八旬老妪,一头银发收拾得齐整,温柔的笑意回照着盈盈的绿色。

溪流里的水声哗啦哗啦,人语远远地,鸟鸣就在耳边。
正想走进溪水听水激了石头的声音,水声忽然被导游的电喇叭声打断,
“哇哇哇哇,.....”


凝视着树顶,凝视着宁静。美好退去,窗前是树顶的一团浓绿绿叶,片片干净得水洗过一样。小鸟们钻进钻出。



多年前第一次从喧闹的上海回来,火车奔驰在莱茵河谷里,金色秋阳笼罩山谷和山谷里面的葡萄园。
静谧的河水反衬着暖色的天,自己,却似不流一样。
火车飞驰着,车厢里却极安静,旅客许都和我一样被美景震慑,怕响亮的话语一出口,美景的镜片就会跌落。

那时,我庆幸我回到了安宁,逃离了上海。

这次却不是。当我从极安静走向上海时,心中升出一种亲切。忽然感觉到我需要喧闹。

上海炎夏的空气里,夹杂着垃圾和废气的轻微臭味,夹杂着金属的气味,夹杂着重重的人气。路过什么小吃店,冲鼻的油气“呼”地扑上来,能呛得人咳嗽。

树上,看不见的知了一分钟不停息地使劲鸣叫。听着,我认定这里的每一只蝉都装备了气势非凡的共鸣箱。
汽车喇叭声音不多了,但是偶尔“嘟”一下,包管声惊四方。
电动摩托车倒是无声无息,从身边擦过时,每次都能把安静的我,吓出自己也闻所未闻的惊叫来。
四处开花的建筑工地上,震撼神经的沉重的撞击声此起彼伏,从清晨5点开始到半夜,没有个停的时刻。

整个上海声浪奔腾。后果是,它让说话的人们个个使足全身的劲道怒吼。我是路人,本不想参与人家的私语。无奈那些讲话的人,或者吼手机的人每次都要强迫我当 听众。反是同行的人想跟我说什么,我是竖起全身的天线接收也未必听得清楚。每次从地铁或者什么景点回来,我都觉得自己喉咙发紧,而且隐隐作痛,吼叫的那个 本来不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也有失声征兆。

可是为什么,我不厌烦这个,不害怕这个。

我贪婪地感受着这久违的喧闹,竭力将这喧闹收进记忆里。



此刻,在这个除了鸟叫,什么噪音都被绿茵吸干净的这方,我打开我收藏的记忆盒,放出一段蝉鸣车叫人吼加重物撞击的咆哮曲来,微笑从心底里升起.....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