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对吃很失望  

2007-08-30 00:22:26|  分类: 回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吃很失望

我在德国时一般不去餐馆。

德国的馆子未必很差,只是不太喜欢餐厅里干净得无聊的气氛和没有香味的菜肴,再说,他们的烹饪水平如果不加点异国情调,真是无聊之至。所以除非会友,我是外出旅游才下馆子。

回国不一样。记忆中只要是走进馆子,那饭菜混杂烧酒的香味就扑面而来。大圆桌上落座,旁边坐着谁都不影响服务员把饭菜准确无误地送给你(当然态度很差)。有时,桌子中间插个简易餐牌,有时是去服务台上看小竹头牌子,那上头写着今日供应的菜肴。再有一大把筷子插在桌上的瓷桶子里,菜来了自己去抽取。有时吃到一半,服务员给筷桶补充筷子,可听的一声巨响。仔细阅读四周墙壁上的告示,除了时兴的标语外,准有一个告示上写:您若有传染病,请在用膳后撕红纸条放在用过的碗筷上,以便重点消毒。那时候的重点消毒是用开水煮吧?反正筷子是白竹筷,怎么煮都行。

不拘什么饭菜点来,总不会失望,一定是家常做不出来的佳肴。

我那贱口味,还就瞄准了这样的实惠小菜。这种饭店以前是遍布街头巷尾的。文革时,我家住北京东路,家中经济条件尚可,可以一个月一次下馆子,北京东路上的扬州饭店是我们的首选。后来这饭店搬去了南京东路,每次去它那里吃饭,都是要站在还有人在吃的桌子后等位子,还常常因为等位子和别的食客起争执,才渐渐少去。那个饭店的熟菜里有一道肴肉,上面撒细如发丝的姜丝,可算肉食中的一绝。还有两家常去的小饭店,我连名字都叫不上,一个在河南中路靠北京东路的口子上,二楼,它的抄猪肉片,水滑,喷香,因此不论什么炒肉片,我都爱吃。还有一家馆子在我家后来住的虹口,梧州路的口子上,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我几乎每个周末都拿锅去买它的炒滑水,或者烧肚当来改善家中伙食。青鱼的这两段被这里的师傅炒出来,通红透亮,鲜嫩无比。其实这例子不用举,那时候的馆子,但凡进去吃,就没有个差的。在国外,我老想着记忆中的小饭店咽口水。

 

八年前回国,好多个百货公司楼上,都有美食城。云集各种美食,价廉物美,不用走远路,也没有必须点一桌子菜的压力,可以走一路吃一路。我很贪吃,回沪的第一餐在新世界的八楼上从炒螺丝吃到小笼包再吃到芥菜豆腐,最后还吃一团粢饭油条,吃趴了,后来一直胃疼到离开上海。甭提那冤了!

这个暑假回上海,我自然还是怀念美食。可惜天热,少了吃趣。放眼住所四周,小饭店都成了番食小屋,打中国地方特色牌子的,是路边房子里开的浅摊小铺,倒不至于苍蝇哄哄,看着却不敢进去。八成也是因为没有诱人的香味的缘故吧。记忆中有扑鼻香味和热闹大圆桌的小饭店荡然无存。

还好朋友亲戚特别盛情,专门请我去有小弟拉门,迎宾小姐指路的大饭店吃大餐。

被请客,每次都是出入豪华酒家,大理石地面,豪华雕刻的石柱,宽敞富丽的大堂,走了很久,转了不少圈,在灯光璀灿处被美丽的姑娘小姐们笑容可掬地欢迎了无数次之后,才得入室坐下。排队等食的辛苦没有了,可惜扑面而来的饭菜香也没有了。服务生里全是年轻的外地男女,笑得倒是憨厚,可惜一问三不知,有求玩茫然。一席吃下来,服务生换了不少,起先托他上点热茶的小弟,后来干脆失踪了。我觉得,这样的服务质量还不如当年大叔大嫂虎着脸上菜,准确无误地把饭菜丢给食客的好。

仗着这里左右无人,我白吃了这许多大餐还要说一句坏话:那些张牙舞爪的菜,粤菜,沪菜,湘菜,东北菜,绍兴菜,宁波菜,名堂不少,但无味,再也比不得从前。都赶上德国的饭菜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