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圣诞节的记忆  

2007-12-29 08:14:56|  分类: 回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诞往事 - 洋中瓶子 - 洋中瓶子   圣诞往事 - 洋中瓶子 - 洋中瓶子

现在年轻人喜欢圣诞节。网上看几个年轻家长写的博客,他们庆圣诞的方式,是在圣诞树下开个大Party,真很有异趣。
在欧洲本土,圣诞降临节是热闹的,圣诞节是安静的。耶稣降临,人类得救,千家万户感恩,这节日庄重。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喜欢懂得原罪和救赎原理,我们喜欢圣诞树和送礼物。这就够了。
我的第一个圣诞节就这么简单,而且不敢奢望礼物,只想看看圣诞树。

那是大学二年级时的事情。咱不是知道圣诞节了吗?还知道了耶稣和教堂,很另类的词。
我那时以为圣诞节是庆祝圣诞树开花的节日;而圣诞树,不知道是什么树,是专门在欧美开花结果的。只要找到这种树,我们就可以过圣诞节了。
这种树不好找,只有教堂里能进口一株。

1982年,政治气候还是微妙的。因此和同学在平安夜偷偷去教堂是偷食禁果的勇敢之举。
从上海中山公园去徐家汇天主堂的一路,我们,二男二女,是走去的。
半夜,末班车都没了。

那时的徐家汇不似现在这般热闹。那时徐家汇只是去郊区时转车的地方。
我们一路心情激动,因为是做一件很特别的事情。既因为去教堂,也因为有两名帅哥相伴。
同行的男孩子是同班同学,但是我们不相熟悉。拉上他们,就是因为要人壮胆,才敢走夜路。

以为教堂会大门洞开,会有神甫站门口欢迎我们这些迷途羔羊进入听布道,接受教育。
不想,教堂门前人山人海。

教堂那边灯火辉煌,门口有纠察---应当是严肃的教友,和里弄的所有大伯大妈一样的态度和长相。
看见我们这夥不三不四的年轻人,纠察或者教友厉声喝问:
”是教友吗?来干什么?“
“父母是,我们来做弥散!”
“走开!还教友呢,弥散是你们做的吗?”

我们央求无效,走了。在人堆里挤一通后,又回来了,这次牢记口令是“望弥撒”。
可是这次,上帝想领养我们这四只迷途的羔羊,因此没人再问我们。

我们挤在教堂后排,伸长脖子看放在马厩里的木头人。等待”子夜弥撒“开始的时辰。
因为之前的小挫折,能进入教堂本身就让我们心潮澎湃,激动得把圣诞树的事情忘干净了。
那天到底有没有看见圣诞树呢?
起码没有一颗长满金银果子,全身闪闪发光的圣诞树。

管风琴声惊天动地的响起。神甫在好多人的簇拥下,从我们后排的再后面,走向布道坛。
走得很庄重。
教友齐唱圣歌。
..........

布道的样子,仪式,圣歌的回荡气势,一切都和电影里看见的一样,一切都印证了想象。

圣诞过去没几天,我就去基督教三自爱国会找牧羊人了。
我四处打探,终于找到了福音教三自爱国会办公室的地址,一路寻去。
我信心十足,期望被亲切接待,循循善诱。

香港那个诱惑大陆年青人的<<荒漠甘泉>>节目里总有一句话:我会背了: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熄。.....凡寻求的,必然得见;扣门的,一定给他开门。

三自爱国会的福音教和天主教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里面的人干部打扮,办公室的长相也和教师办公室一样。
我说我来扣门,要圣经!
接待我的人听不懂我的暗号,居然说圣经不是给的,要(用银子)请。
是!请!
不能随便请,只有信教的才可以请。
我信? 我得看了才信,你不给圣经,我不能信啊。
..............
登记吧!注册当会员,我给你找圣经去。

我拿到圣经,黑皮的,大字典一样厚。真正的圣经啊。
我如恶虎扑食,如饥似渴地开始看。
看不懂!

奇怪的史前故事,奇怪的戒律,奇怪的语言。

第二年圣诞前夕,我们班长来了,说要和我个别谈话。
我们班长是爱开玩笑的人,能说会道。开誓师大会时,人家上去念发言稿,他上去说三句话,赢得一片掌声,雷鸣般的。
今天班长却特别严肃,特别迟疑,特别难以启齿的样子。
“这里有你的一封信,先看看啊。”
我一看,是封三自爱国会来的信,邀请我去参加圣诞烛光崇拜会。

我们那时候的信都是收发员去信箱取了发给我们的。收发员看到发信地址,就把信给班长了。
班长和我各看各的脚趾头大概有5分钟之久,最后,他很沉重地说:
“不要做轻率之举啊。”。

20年后,他已经是富有的地产商,我还是穷学生。在上海见了,再说那天的往事。他说他替我吓死了,他自己因为说了一句对刘少奇要三七开之类的话,丢了在部队的锦绣前程,还差点儿上不了大学。
而我,虽然有点怕被政导骂,倒没有过对政治后果的恐惧。

现在看很多的案例,看见80年代初因为言论不慎失去前程和自由的案例,心下颤栗。
我想,上帝果然是保佑了我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