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瓶语  

2008-02-11 06:27:11|  分类: 牢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瓶语


人若是一脚高,一脚低的出世的,他的世界一定要在高低两头撑着才能稳定。

当苦力时,凑着炉火偷偷念哲学,向往生活之上的文明。
            茶足饭饱念哲学的时候,憧憬逆境,流汗和一腿牛粪的农工生活。


患这种高低病的人,要到贫困中去向往文化,要到富裕中去享受贫穷。
这是我钻进瓶子的原因。我在逃出繁华的路途中翻了船。

和我具备了上海人的条件,却当不成上海人一样,我到了外国,却不是华人华侨留学生驻外人员中的任何一种。
我是跌落海中的乘客,抱著一块木板。

我以为翻船等于死亡。死亡等于停止:停止痛苦,停止饥饿,停止人生的悲喜循环。
我没料到自己会有一块飘浮的木头来支撑生命,支撑悲喜,支撑饥饿,支撑痛苦。

前面没有陆地,我知道陆地在远方。

只是,那陆地不是荒岛,那是繁华的港口。上岸要走回繁华,走回饭碗,走回原来去。

我漂流着,不上岸。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