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雅丹: 生时已是死,死时还是生  

2013-11-12 16:51:28|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花比主楼便宜一半的价格,住到敦煌山庄,这是这次出行中的第一个好彩头。

这个仿古建筑在沙漠的边缘上,与鸣沙山遥遥相望。看上去是武侠小说里的殷实人家,而且是世家,因为墙色是和沙漠浑然一体的沙土色,而墙体是城墙一样的壁垒。山庄没有造成现代化高楼,倒像这大漠里的一处“关城”,为设计者叫一声好!

我们住的院落叫“普贤阁”,有两层楼,离鸣沙山最近。可惜我们的房间窗户没有正对鸣沙山,看不到沙丘。

 

我和小佛同居一室,和小罗隔邻相处。

和小佛少年朋友,中间断线,现在忽然共处一室,不觉得时光流逝,感觉还是很自在,很相安。该做什么做什么,有点点彼此眷顾,有点点不方便,也就是家人间的那种感觉。

 

早上照例早醒,看天刚佛晓,朝霞未出,便穿上厚外衣,出门去了。

 此刻,气温应当低于10度,仿佛德国的秋日清晨,朝霞映红了沙漠对面的天边,太阳已经从山庄山墙的雉堞间升起,霞光把沙丘染成了橘红。是洗肺的好时间。

9月2日 山庄  雅丹 - Jun - 汉语学习
 
 
沙地上长满了奇怪的植物。
有一种白色的树枝,直接从沙土里长成了盆景,又像是树枝干枯成了白骨,但捡不起来,它的根茎死死抓住了地。
当地话叫它桂楱( Gui Zou)  据说它遇水就绿,离水就白,生时已是死,死时还是生。9月2日 山庄  雅丹 - Jun - 汉语学习
 
 
(二)
采了木枝苇草,捡了几块石头带回房间,在窗前摆出一个剪影。
小佛大赞!
 
天气好,庭院深深深几许,果树荫荫荫也明。山庄很大,小径两边干净地种着果树,服务生笑脸相迎,却不卑躬屈膝,有主人的气度。看我们对果树有意,就说:“客人想吃什么果子,自己采就是了。”
 
没人指路会迷路,因为要转几个弯,才能走到主楼边上的餐厅。
早餐很丰盛,烤紫薯,炒米粉,馒头,包子,炒菜,稀饭,炒面......还有师傅现场拉面。
桃汁好喝,味道很自然。
 
小罗一副早上的慵懒,带着起床气,却藏了自己的脸。这孩子天生不得罪人,不能兴高采烈时就不声不响,也不看谁。但是他鬼机灵,慵懒的眼睛照样高度灵敏,不看也能嗅出好来----他去取了一碗牛肉拉面。
我总是很有兴趣注视他,不管他喜悦还是慵懒。看着他长大,却是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喜欢他的鬼机灵劲儿。我特别喜欢看他那副自在的样子,没有拘束,不做作,想开心就开心得感染四周,想生气就把自己藏起来,不扰人。他就是有能耐叫人舒畅,讨人喜欢。只要有他在近处,我心情自然而然就会很好,而且带着振奋。
昨天被饿的教训深刻,今天让自己超额吃,吃得很饱很饱。

 

(三)

出门去雅丹。

昨天的女司机不来,她老公带着水,带着葡萄来了,一个很耐心的老实人。

到了地质公园门口,换乘公园的大巴。

雅丹的特殊地貌要保护,只有指定车辆可以从公园腹地修的公路上开过。

 

雅丹是个地质公园,这里看的是岩石怪貌。

岩石是以前的山,因为当地空气过干,山体萎缩,山表体被一层一层剥掉了。风化散失的部分,变成地上的黑色砂砾,风梳理着砂砾,把它们梳理得平坦,舞台一般,衬托着剩余山体。这剩余山体又被岁月和干燥雕塑得千奇百怪,仿佛被放置在沙盘上或者舞台上的雕塑一样。

叫它“魔鬼城”确实不错。

  
9月2日 山庄  雅丹 - Jun - 汉语学习
 

 小罗知道我带他来的目的是看沙漠和戈壁。在沙漠里他狠狠地,兴高采烈地玩了一阵,可是在戈壁里能玩什么他茫然不知。因此早上出发时,他一副无精打采,任人宰割的模样。

可是看到这里的魔鬼岩石,他陡然兴奋起来。

 

我们怕他被干烈的太阳烤昏,叫他戴上帽子。他拿过我递给他的军绿色帽子直笑,仿佛那是小丑的帽子。

他把它顶在头上,像穿上野外服的徒步旅行团团员那样,他把脸也扳成那种傻乎乎的样子。

想生他的气真很难。

那,还是拿上我的围巾吧,天蓝色的布巾,女巾。

他接受了。展开宽大的布巾把自己的头和脖子一起缠绕起来,好像阿拉伯人一样。

我和小佛都笑,因为他也很像恐怖分子。

他问我们笑什么,但似乎“恐怖分子”这个词对他没有什么意义。他就这样出发了,出发之前还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蓝色的布巾里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进沙漠和沙玩,进“鬼城”就一定和这剩余山体玩。小罗羚羊一样轻巧地窜上这个山体残骸----这个可是不允许的。他被另一边的工作人员训了还是吼了。

不生气,带着“闯祸了”的兴奋样子,他又跳下来了,脸通红,眼中蓝色的光芒映照着蓝天。

9月2日 山庄  雅丹 - Jun - 汉语学习

 

小佛说:在这片地里,想不拍他很难啊,他的蓝色头巾,蓝色短裤和蓝色眼睛,叫人想躲也躲不开啊。

这个小精灵,不用说半句话,就用他神仙一样的轻盈和那亮晃晃的满身阳光,叫人们不能忽略他,不能走过他而不回头看他;那边女孩子千姿百态地用纱巾纱裙,摇曳身姿都不能这样如他吸引人的目光。

 

地貌奇特,但不会永久保持这个面貌,山体最后会全部消失,成为沙漠一角,这是雅丹不可逆转的命运。

不过现在它还没有到最后,它干枯却不失气势。站在它面前,在巨大的山体面前,与其说感到美不如说更感到它的威严。可是想拍下它的美和威不可能。很多女孩披纱而来,想借它的刚强表现自己的柔美,这很聪明。

这个地带,确实是摄影家的天堂,换个角度,换个对比物,山体就是另外的样子。总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壮丽,奇特。

有段地貌中,山体集体被风蚀到接近尾声了,全体矮化,本来应当无威风可言了,却因其密集而有一支舰队的雷霆万钧之势,瞄准我们这些企图居高临下的看客,浩浩荡荡,排山倒海而来。

9月2日 山庄  雅丹 - Jun - 汉语学习
 
 
(四)

 中午并没有挨饿,在公园停车场上的饭馆里吃了。

小佛一副家长的样子,带我们落座,帮我们点菜,发我们纸巾,又不知道起身去做什么。

我和小罗坐成面对面,我可以看到巨大饭堂深处的一桌人。那是工作人员正围坐午餐,一个小孩子穿着开挡裤,留着有一缕长发的光头,站在凳子上大吃大喝。

我取出相机拍小孩。

小罗先是很凌厉地看我,他不喜欢我到处拍照的习惯。可他也转身看看小孩儿,这一看,他也乐了。露出一嘴白牙做鬼脸逗小孩儿。

本来很自在的小孩儿看见有外国人,马上不自在了。

于是我凌厉地看小罗,......。

小罗总有叫人不用说话就能与他沟通的本领,我们相互凌厉看一次,一篇笑话就在我们不笑也不语的两个身体里同时爆炸了。

 

饭馆边有博物馆,陈列品多是照片,因此馆内设置得很简单,几乎没有叫人驻足的地方。唯一留人的是馆中间的大影院,透着日光给大家放映关于戈壁的科教片,很多人在那里吃干粮喝水打瞌睡。

 

这次出行感觉意外的,是我们博物馆教育发展的迅速,地质公园,莫高窟还有西安的兵马俑都有质量很高的附属博物馆给我们开智。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