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丽的臧人  

2013-11-12 18:20:05|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Jun《美丽的臧人》
在山中第一次看见这一族的人,就觉得臧人和我们汉人完全不同。肤色不同,五官不同,气质更不同。

在我爱上臧人的眼睛里看,他们挺拔自信,他们谦逊友好,他们自在坦然。
他们的肤色透着高原的阳光,蓄着满满的能量;他们的气质里渗满了信心,饱含着力 量。
他们没有我们汉人的那种装给人看的霸气,也没有 我们盘算顾全的局促。
他们的美,超越年龄层次,超越时尚尺度,让人仰望。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从山坡上下来时,赶上喇嘛们在给信众分圣水。
信众们的面容纷纷被点燃了,被圣水照亮了。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完全不是电影里的臧人,画上的臧人。他们没有被压迫的严峻神态,没有忍受苦难的坚毅线条。
他们信佛信得如此全心全意,无暇顾及现世的苦难。他们专注于得到的圣水,他们穿越了世俗得失,他们不怕展现自己的虔诚,他们不怕外族人异样的目光。
信仰,给人安详。


讲经结束时,从山上下来了色彩斑斓的人们: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在大城市里看惯了剧院散场人潮汹涌,争先恐后;
这里,人人面前各有道,相安无躁,自在举步,走自己眼前的路。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不能确定这名衣着特别的僧人是谁,他被敬让着,面上带着慈祥。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我们可是有缘看见格嘉活佛?
(下图是网上的格嘉活佛照片)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山坡上几乎空了。
石壁旁,矮墙上,一群臧民还坐着,快乐地聊着,并不急于离开。
汉人小佛很希望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凑过去跟一对老者讲话。
人家微笑相迎,淡然作答,不远不近,不卑不亢,显然没有向世人倾诉的需求。



坡下,一群小喇嘛在院子门口正闹得欢。
他们似乎都懂汉语,但是不想说。
小佛掏出“大白兔”奶糖,分发给孩子们。
他们雀跃却并不贪吃。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塔尔寺的小喇嘛很多。
能进寺院,是造化,也是修来的佛缘。
所以只有家里最聪明乖巧、最机敏能干的孩子,才能被送到庙里去。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几个小喇嘛住在这个院子里。
问他们:可以进院子看看吗?
孩子们笑着一哄而散。
一个成年人出来,点头曰:可以。

院子的门非常古朴。木质的。跨入门,先进一个门廊,一个房间那么大,门廊后边两面有门,通向一个大院。
真正的四合院。
院子里三个穿臧族服装的苗条妇人,端着托盘,款款走过,仙女一样。
见到拿相机的俗人我,她们一闪身便消失在正屋里不见了。
很想知道她们是母亲还是志愿者,抑或是老师?

奔来奔去的是小喇嘛。
院子里有电视天线,还有火锅。

毕竟心虚,没有去看僧房。看院落的情景,房间应当是俭朴的,有些尘土的。
孩子们的红衣上也有些油垢。不知道有没有玩具陪伴孩子们?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今天,塔尔寺云集了近千喇嘛。很多喇嘛是远道而来的。他们也用相机、手机和平板电脑记载盛会。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喇嘛似乎比汉族和尚入世,也许因为臧传佛教不倡导远离红尘?
臧传佛教是密乘佛教。密乘之密是咒语之密。

喇嘛出家修行的目的是什么?
那些每个臧庙寺院都有的转经筒,那些在屋宇上必有的法轮,那精心塑造起来的坛城,无不宣告着佛教的中心信仰,他们修行是为了出轮回求解脱吗?

资料上说:古时候,臧区的人们相信修长生用两部咒语即可。而公元14、15世纪, 宗喀巴大师求教修行方法时,果真得传<<杂密咒语>>,修得了长生秘法。
那时很多高层僧侣知道有永生方法后,都以为得大师口诀即可得解脱,于是抛弃经卷,沉缅世俗,争夺权力,引发战争。这情形让宗喀巴意识到:杂密咒语虽然法力 强大,但是对于没有超脱欲望的人,轻易掌握杂密只会带来灾难。他于是提出了两项改革方法:第一是整顿寺庙,注重三藏的学习,严格修行纪律。第二是去除杂密 中的永生,不老, 不死,复生,召唤鬼神等咒语,只保留简单修行和基础治病的咒语,让“杂密”变成“纯密”。

人类啊,即便在梵天净土,即便想修智慧,想超脱轮回之苦,面对世俗诱惑,又有几个能抗拒贪念?面对捷径,又有几人能修去懒惰?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可是一个流传这么久远的宗教还能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一个体系如此庞杂、几乎覆盖了一个民族的僧侣团体还能有如此崇高的威望,一个被外族奴役半个世纪的天真民族还能有如此纯净的种族坚持。臧民和臧传佛教令我刮目相看。

今天在塔尔寺看到的僧(尼)众,不远离尘世,也不忘形于尘世,不拘泥却虔诚,在俗却脱俗。给我一份新信心。
不管信仰是不是“精神鸦片”,是不是懦弱的救生圈,它提升了这个民族和这个民族人民的精神,仅这点,就足以令我们坚定理智的汉人惭愧。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美丽的臧人们 - Jun - 汉语学习
 

我们(没有信仰的人类)和他们的生态是这样的不同:
我们心中没有”至高无上“,我们无知无畏,我们努力去征服和奴役大自然,把山河变成水库粮田矿区,想把存在的一切都变成我们的财产,技术越飞跃,我们的贪求就越无限度。
因此,我们在欲望中越陷越深,在拥有中越来越穷.........。
他们心中有佛,固守原始,朝拜天成;他们持戒礼佛改造约束自己,敬畏自然;他们做出堆绣酥油花,造出彩佛金顶寺,取之于天然不是为自己扩充财富,却是把得到的财富敬献给至高无上的觉悟(佛)。他们已经超越了我们生存的那一重天,那一重境界,
因此,他们能听到我们听不到的梵音,感受到我们感受不到的(升华)愉悦..........。

臧人美丽,美在信仰里。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