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2015年12月05日(续读季羡林自传)  

2015-12-05 16:00:01|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羡林的自传很长,但是不乏味。我现在正在读他留学德国的一段。

人到老了,功成名就或者完全无求了,说话更真一点。季羡林还有超越一般作者的地方,就是他的科学性。他交待事情的方式科学多于文学,但是不失趣味,将他的生活场景交待得有来龙去脉,有异域风情的同时也有合理解释。比起前一阵看莫言的小说,在荒诞不经里转语言圈子,这本用很多细节铺垫其真实性的自传让我更觉得有阅读价值。

顺便记录一下,因为看莫言演讲集激发起来的读他小说的愿望,在看完《红高粱》、《檀香刑》后,在正在看《丰乳巨臀》的半路上,再也看不下去了。

 

(一) 季羡林再次证实了我对天赋的认识。

我到德国来,最让我感叹的,就是人有高低深浅。我有缘认识了绝顶聪明之辈,从此,自甘人下,不但再不想学术的事情,也对自己不如人的境况没有了怨言。

季羡林学语言是有天赋的。他能在民国时期就将英语学到应付有余的状况。他大学四年的西洋文学专业和辅修德语没有白费功夫。虽然初始在德国不能开口,但是短短两年,就达到了可以直接写博士论文的阶段。而且他用德语学习梵文和吐火罗语,以我当年到德国两年后用德语学习拉丁语的经验来看,那是怎样的难度呢,就是,必须理解德语里动词状态的确切意义。比如理解“wohnen”和“bewohnen”之间的差别,都是“住”,一个是“住在”,另个是“被居住”。记得我那是对被动态很茫然,理论上明白,用起来一塌糊涂。直到后来反复听人讲和用,才算有些通了。

 

季羡林这书里没有讲述他用德文写论文的艰难。而我们每个在德国拿学位的人都知道,在德国读书,最难的就是写出让教授认可的无语病语法。为此我们使出全身解数求援于德国同学,比如台湾的博士生陈荣珠,60岁读下博士,为完成语法通顺的论文,她自己说就请德国人花了修改费2000多欧元才完成。

不难想象,季羡林的德语并不是如他所说的在清华学了不能用。而是,清华给了他九个包子的德语,在德在经历了短期的实习后,完成了第十个包子的“管饱”度。这点,季先生看不到。中国的外语教学法很有一套,据说,现在一流外语学院出来的大学生,也是能如母语人们一样驾轻就熟地使用所学语言的。

 

(二)季羡林记载的德国人在二战期间的精神状态是可信的

季羡林没有很多着墨,就写出了德国人的淳朴善良,严谨到几乎呆板的品质,写出了他们惊人的忍受苦难的力量。

季羡林求学时代是希特勒在位期间的整个时期,他经历了德国人全国拥戴希特勒,经历了第三帝国时代的排犹,(有趣地描写德国人怎么划分犹太人),经历了希特勒宣传机器几次改调,也经历了战争转折时期的生活变化(从全国无失业到粮食配给跟不上,全民饥荒)。他诧异于德国人听到战事节节胜利时的张狂,也诧异于德国人被盟军占领时期并不屈辱的精神状态。

他心痛于这淳朴善良的一族人被误会被利用乃至被打击。

看到轰炸后的柏林,他心痛德国人所创造的辉煌大厦被毁灭成废墟。

我觉得,每个在德国住过的中国人都会产生他这样的情感。

 

我赞成季羡林对德国人不抱怨精神的赞赏。中国人也有苦难,也长期忍受低等生活,可是我们没有经历过这种短时期内由大富跌入大贫的过程,也没经历过这种全民一致的大起大落。

 

我觉得德国人的不抱怨精神,不仅在反应在二战时期他们面对地毯式轰炸,“是炸弹来了找地方躲一下,炸弹停了该干嘛干嘛”的沉着冷静方面,也反应在眼下:面对欧元危机,难民危机,经济危机,他们的作为比较起美国的无耻,更像信守正义的“模范生”,;德国人很讲究团体性,比如机场罢工了,带来了不便,他们首先是给予同情和声援,并不从一己之私出发去谩骂;其他的,比如马克改欧元,德国承受巨大损失;停止核能开发自然电力资源导致电费上涨;难民“吃掉”德国纳税人多少钱款,可是德国民间都听不到抱怨,却常常听到百姓理性地去理解事件。

这种忍受苦难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三)他写的德国森林我自叹弗如

德国的森林不是原始森林,而是经济林,可是之大之广很难描述。林中的美景,林中的静谧状态,它四季常绿,它秋天灿烂,……季羡林的描述都用墨不多但很解馋。

 

(四)他写的教授们

综合了我的实际体验,德国的教授们是他写得最出彩的篇章。那些人个个仿佛是我的熟人,他们的研究态度,他们的待人处事之风,他们的生活状态,他们的风雅情趣与怪癖,都因小节细微处的描写而栩栩如生。

德国教授们的气质没有变,还是那么书卷气;德国学术的严谨和务实学风没有变;德国学校强大的资源没有变。

德国大学是学问人的天堂,他们给研究者最广泛的资源,给实干家最实用的试验地。同时,德国是感情和人气的沙漠。外国人虽然可以拥有朋友,但是那是淡如水的朋友,德国人“团体感”强,“团体”是为某种爱好或者某个目的而组织经营起来的群体,不是私人随意交往形成的“圈子”。他们个人间情感即便不弱,即便彼此珍重着,但为了给他人私密空间和不污染情绪,彼此倾诉衷肠只能是偶尔的事情。

尊重私密的同时,也让每人在情感方面都无可依靠,都只能自立于世。

 

季羡林因为战争滞留德国,从而有了著述丰厚的十年。从事业角度看,他回国是错误,即便不考虑他再三强调的哥廷根的图书资源,也必须看到:人在没有亲可依,没有朋可聚的时刻,才是寂寞出学问的时刻。

 

 在中国看重教授地位的时代不长。现在中国人已经把教授和贪婪钻营挂钩,成为和官员奸商同级别的人物了。而德国的“教授”们却从古到今一直是被社会看重的人类,他们高收入高地位。而且我的朋友告诉我,1968年之前,德国社会的知识分子阶层还是传代的,因为工农子弟很难走进大学,所以他们的“教授”头衔或者“博士”头衔,几乎等同某种贵族头衔。只是贵族老了还是贵族,教授老了,不著述也不研究了,对社会就没有价值了。

在这种情形下,季羡林遇到的一名教授因为反纳粹逃到瑞士,却因为在瑞士没有教职而难以维持家计,教授夫人必须帮某小官吏家当佣人,惨状可知了。可是他描述的状况却又非常可信。

他描写的年轻梵文教授必须从军,而且在纳粹军队里当了一名军官。这再次模糊了好人坏人的分界线,让我很为这名教授捏一把汗。我们看反战电影,德国军官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不在少数,可是抵抗组织的人们看到他们绝对不会因为他们文质彬彬的外表而不杀他们。一旦上了战场,满腹学问没半点用处。

 

(五)德国人热爱秩序,热爱清洁和重视社会的一贯思维没有变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