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思维能摆脱实利吗?  

2015-06-02 17:28:45|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德国没有进入主流社会,相信在中国,我也不会进入中南海或者政治局这样的主流社会。我的理想自小就是“退隐山林,梅妻鹤子”。所以不是在真正的荒郊野外,而是在德国这样一个森林环抱,所有设施都埋在地下,用得了,看不见的地方,我觉得我找到了我的山林。

我感激孩子带来的机缘,我认识了很多德国人,走进了很多德国家庭。每次进入到一个被由衷悦纳的环境里,我就非常感激,非常享受。

 

和陶陶通信了很多年岁了,基本上是无话不说,而且会突如其来地说上一段这里的故事。

这次,在圣灵节后,我讲述了我们去Johen家骑游,烧烤,看电影和打地铺过夜的两日,还附带了照片。陶陶回信称羡,因为她在日本也已经多年,竭力浸入日本文化,可是她没有真正的朋友。她只有几位老年女性朋友,而且交往也是她付出和组织的结果。

我安慰她,这样也不错,你可以学习日本传统,可以改善语言。

陶陶回答我,她那些老太太能给她的日本传统她早熟稔和了然了,她也不希望友谊有功利色彩。

 

我回信说:很赞同你不给交往任何实利缘由的态度,是啊,交往“可以成就什么”,可以带来什么,这是大陆人的思考出发点。如果完全无意义,我就不会去做这样一件事,哪怕有能力和兴趣。


其实很多事情都被“看不到意义”的想法扼杀了,如果一个少年,TA的趣味是看动物,那TA必须往生物学方向发展自己;如果TA的乐趣是对着星空发呆,那必须引导TA观天象当张衡。如果孩子想学文科,比如文学和艺术那些个不着边际的东西,毕业后很可能是连一个像样的工作也找不到,我们可能会心焦,因为这种职业取向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务必赶尽杀绝于襁褓之中。

所以,虽然爱写爱读,我从来不敢把“志向”定为文学。从根上我就觉得那是没有出息的想法,是只能自娱的天方夜谭,不能当正当理想的。

这种从小就学会自我压抑的结果,是作茧自缚成性。它的辐射范围是生活中的一切领域,危害着我们的思维系统。结果是:我们交往也好,从事什么事情也好,都喜欢找一个带使用价值的理由。我们似乎不能从事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

而西方人却正喜欢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而且非常投入。德国有个电视节目叫“伽利略”,算科学加无聊的实验跟踪。他们跟踪很多传说,跟踪很多电影情节,还跟踪很多匪思所夷的外族习俗。他们自己做很多看不出意义的极点实验,比如从多高的地方往下扔一块木头可以让该木头如重锤一样砸烂汽车,比如007电影里汽车在某种状态下会不会发生影片制作的爆炸效果,……其实他们的实验在我的大脑里已经被当废料处理了,以至于我想不起来他们的实验究竟有哪些。不过,这档节目不是无聊八卦,那是真正的野生实验节目。

细想从来,西方人的很多发明创造都是歪打正着,比如弄个比马车跑得还慢的火车,比如弄个比不过算盘的大计算器或者作必定摔死的飞行实验,还比如奥运会这个游戏和很多吃喝玩乐协会。西方的酒神精神是反理性的,他们的“发散性思维”来源于摆脱了功利主义的非理性。

 

我们,却天生太“理智”了。看看,我举例也是往出意义的方向举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