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皮皮长筒袜今天找不到工作——兼谈德国中学格局的变化对德国职业教育的影响  

2015-08-22 00:06:3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文化化”让德国普通中学岌岌可危——兼谈中学格局的变化对德国职业教育的影响

“今天皮皮长筒袜会找不到工作”。这是年前德国报纸上的一个通栏标题。

皮皮长筒袜,是瑞典女作家林格伦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写的童话。书中有个拒绝长大的海盗的女儿,名字叫皮皮长筒袜,力大无穷,胆大无边,蔑视学校,嘲弄礼节,她有很多从土著那里学来的生活经验,但是拒绝学校学习。这个形象在欧洲影响很大,在德国60年代至今的儿童文学里不可或缺,曾经引发了一场长期的反传统教学的革命。

皮皮长筒袜在德国引起这么巨大的反响,是因为这个形象是完全反德国教育传统的。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前,德国的学校还和中国现在的学校差不多,半军事化管理,注重成绩,注重纪律。六十年代后,它经历了大变革,今天的德国学校倡导人性化教育,尊重天性,注重实战能力,不追求高分。他们把这种改变后的教学形式,称为现代教育模式。

和我们文革时期的教育路线不一样,它虽然也允许低分,允许异端,但是德国的教育系统,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德国制造”的品质要求,因此,一名学生可以不爱“读书”,但是不能沒有学问,只不过它允许你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你那个级别必须具备的知识。德国的中小学校,正像他们工业界对产品的要求一样,严格按照制式标准施教。就是说,德国强制每个适龄人入学,但是不强制他们以统一的型号毕业。但是各类学校出来的“产品”,都有自己的“生产要求”和标准。从学校这个熔炉里“出炉”后,毕业生应当都具有我们常说的“良好素质”,而且可以让社会各个部门在安插时对号入座,如同探取编好型号的原材料一样。

到了现在,皮皮只能留在童话书中当一名传说英雄。在现实中,不识字,不会算数的皮皮会找不到工作。

不过,德国学校的运作制度有它的弱点,弱点之一就是它过于偏重“欧洲制式”。德国学校有一条生产流水线似的教育轨道,从幼儿园开始,就给了一套行为规范,比如德国幼儿园教小孩行人交通规则,毕业前给考个开玩笑的“行人证,让学前儿童有单独上路“资格”;到小学毕业前,小孩基本都会骑车了,警察来学校教自行车的交通规则,给考个自行车驾照,孩子们因此正式“知道”非机动车的行驶规则。如果出错,他们不能因为不知而无错;到了中学毕业前,学生们17或者18岁了,可以正式通过考试取得汽车驾驶执照了,他们又有机会学习机动车辆的驾驶规则。这是一条交通规则的学习流水线。德国人的机械在于,他们自己这样,认定别国也这样。一旦不这样,这条流水线就不灵了,后面的作业就乱套了。现在的中学正面临这样的问题。


一。 传统的德国学校模式
1. 初中毕业后想工作,你就必须去上学。
和童谣里唱的“汉斯7岁要出门,戴着帽,拄着棍,告别双亲上路程”的学习方式不一样了,现在的学生学手艺前,必须先完成十年义务教育,这样的话,初中毕业就不是7岁,而是16岁了。然后。不管你想从事什么职业,只要不是想打一辈子零工,就必须训练自己能从事一个职业。而这种训练,现在也归类在学校的体制之内。就是说,初中毕业之后,无论是选高中,还是准备就职,在正式就业赚工资之前,你还是要再读三年书。这三年叫“第二教育阶段第二级(Sekundarstufe II) ”,所以德国人读书,起码要读13年。
德国是个喜欢用系统罗织社会的国家。他们有”失业者“,但是很少有“社会闲散人员”。你去找工作,必然被问你做过什么样的职业培训,因为只要是在这里上学的人,每人都有个被培训过的职业方向。 初到德国的人肯定有个体会:去商场买东西,柜台服务员多半不是年轻美貌的小姐,但是他们是行家。你可以揣着问题完全茫然地进商店,只要问了营业员,出来时,即便没买东西,你也已经了解了你需要什么,能怎么处理和使用,它们又有哪些种类和价格质量差别。

商场店员是德国社会成员的缩影,在德国的各行各业中,可以说无论进入哪个行业,都有这么一支品质稳定的行家队伍。
这些支队伍是怎么造就的?答案大家都知道,德国的基础技术力量的形成,靠了地道完善的职业培训制度。

 
2. 出了名的“双元制”和德国的熟练工人

一名老师傅带一名新工人的传统德国人也有过,不过他们发现,老师傅的“质量”不稳定。比如他可以把操作细节展示得清清楚楚,却不一定有能力或者兴趣解释原理;或者倒过来,他很喜欢卖弄学识,却把徒弟弄糊涂了。这种偶然性是师徒制的弊端。德国人要的是坚固稳定的质量,无论是产品还是技术,他们要让工人稳定在一定的技术水准和文化理论水平上,必须把“偶然”变成“必然”。所以他们将“师傅”也“制式化”了。

德国有一支叫人敬重的技术工人队伍,这个“工人”是广义的,不但是指工厂工人,也是指商贩、店员、修理工、小职员和农业工人。工人们的人员素质,是“德国造”质量稳定和保险的保证,是整个社会有效运转的前提条件。

理论上讲,德国的职业培训网络密密实实。书读到哪一级,知识掌握到哪个高度,基本上都会有个相应的接受职业培训的位置。德国承认的职业培训,按照德国联邦职业培训研究所发布的“职业培训目录”来看有350种。不但进入工作之前要培训,在工作期间,在职进修也是保住饭碗的必要前提。因为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快速的革新和改朝换代,进修也就相应的必须时时进行;同时,过去完成一门培训就可以上阵,现在却必须具备多方面的知识。

在德国,没有一行是好学的。对文化程度要求不很高的,对吃苦耐劳的训练就强。只要求有初中文凭的厨师培训里,能真正结业的学生不到一半。即便熬过了三年日夜颠倒,周末无休息,刀砍火熏,鱼腥肉臭的培训,还有一部分学生会转行,或者重读新专业,或者深造营养师、食品工艺师等大专级别的专业,以图脱离辛苦的厨师工作。大多数年轻人当然还是想找体面又轻松的工作的,如果想找办公室工作,当政府职员、银行职员、企业职员,那就有更高的水平要求了,必须具备了现实中学的初中毕业文凭,才能被职员培训学校录取。因为职员并不好当,在培训中,他们学得最多的不是整理文件,接待客户,而是熟记运用复杂的法律条文。就连当服务员、老人护理员,除了必须学医学基础知识之外,也还要修相关法律、心理学、社会学等等。

德国社会是由受过教育的公民组成的。企业对工人,技术学校对受培训学生的要求从来不低。这种要求,和中国国内看重的学习分数要求不同,他们的学生是分类型的,是按照人的类型分别培养的,是严格的“德国制式”里出来的型号生。

 

3. 人尽其才的德国中学的格局

德国人在工业革命时期就开始了各类学校实验,不但为社会继续制造科学精英,也为工农商业提供有专业技能的能工巧匠。
现代德国的学校教育,是不强调“唯有读书高”的,但是他们强调作为某级学生的基本素质。在这个制度下,每个德国公民应当都有读、写、算的能力,并有在有需求时继续学习的能力。对公民,德国也有“品质”要求,这种对品质的看重和他们对产品品质的看重是一致的。

在培养人的问题上,德国人一方面很看重天性,承认学校教育的终点不是单一性的科学家,学习内容也远不是越艰深越好;另一方面,他们又强调着学生读到哪一层级,就该有那一层级的能力。由于德国人爱建立系统和分类,他们的学校脉络因此发展得很与众不同,力图让学生就学多层次化,以期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他们的中学分为三种,兼收着活泼好动,但不能消化文字的“实践学习生”、能消化文字,但是不愿意在书斋里过日子的“实用学生”、和专爱文字学习,能理论研究的“读书人”。对“实践学习生”的文化要求是:能看懂理解(包括外语)文字并自己记录处理文字和数据,有通过动手去学习的能力;对“实用学生”要求他们深度知识和动手能力并重,技术和语言的实战能力强;而对爱读书,只有对志在深造的“读书人”,学校让他们学习多种研究方法和经典、古典的语言知识当研究工具。

德国的基础教育当然也是分小学(Primarstufe)、中学(Sekundarstufe I& II )、两大学习时段。其中小学是让幼儿从家庭过渡到学校,同时掌握基础的说话、写算,绘画、音乐、体育本领,很有娱乐性,可惜只有四年。不过这四年的开心校园,已经足够让孩子们展现出他们是不是爱读书,是喜欢用手和身体还是用脑力思考去接受知识了。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们,按照自己的志愿和成绩,可以选择三种不同种类的中学。一:普通中学(Hauptschule )。接纳“实践学习生;二:现实中学(Realschule),接纳学以致用的双重型学生;三:人文中学(Gymnasium),接纳喜欢理论和高深学问,志夺高中毕业文凭(Abitur )的读书人。(拥有这个文凭是上综合性大学的前提。)

必须说明:德国人看重平等,三种中学在“身份”上不分高低,只分主攻目标。而且,德国还有一种联合中学,给暂时不能确定自己读什么样学校的学生一个到十年级后再决定的机会。

 

二。新学生群的出现,动摇了德国的固有校制
1. 移民带来的问题
当德国人前赴后继地研究改良自己的学校,认为正变得妥帖成熟之际,这个社会出现了裂变——移民来了。

移民的成分:一支大部队是他们在70年代经济腾飞年代请过来,然后再请不走,并且迅速繁衍的土耳其客籍工人;二是因他们宽松的难民政策带来的大批经济和战争难民。这是一支非知识分子的外国人队伍,文化背景不同,社会价值观不同,共同的特点却是,文化程度都不高,都是社会底层的受苦人,而且都喜欢在自己的族人圈子里繁衍生长。他们来德国为了赚钱,他们教孩子的,也是怎样尽快赚钱。所以大部分他们的子女(Kindern mit Migrationshintergrund)都进入到了“普通中学”里。

普通中学的总人数不是很多,在普通中学开始成为大问题的2004/2005毕业季,德国一百零八万中学毕业生中,只有5195名普通中学毕业生。可他们是最复杂的一支毕业生队伍,他们中间,有的学生达到了中级成绩标准,有的超过了标准,但更有些学生,降落在“有学习障碍”的标准线上。这些“准障碍”学生存在的问题中,很大一部分是语言能力问题。很多人以为在德国生活的孩子自动会说德语,其实不然,很多外国人家庭在自己的封闭圈子里生活,他们的孩子也在他们为数浩大的亲戚圈里玩,他们使用的是既非标准本国语,也非标准德语的混合语言。外国人群体在“普通中学”的学生人数上从少数渐变为绝大多数,尤其在大城市里,可说是完全占领了普通中学。他们带来了学校校风的转变,文化课时捣乱,文体课上胡闹,回家作业空白……。这一群男女“皮皮”让老师无力招架,不断溃退,在普通高中教授知识文化几乎成为奢望。

《Isch geh Schulhof》——这是一个故意带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的典型“土耳其德语”标题,意思本来应当是《我去上学》,但是第一个词是不标准发音的拼写,第二个词的动词变位错误,第三个词是用错词汇。简单一句话,被百发百中地写错,标题就告诉人们,学生的质量已经劣质到了什么地步。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名叫菲利普 穆勒的德国代课老师。他用纪实体小说的体裁,准确地描述了一名年轻的代课老师在柏林一家学校代课时和中学生学生斗智斗勇,最后败在教育体制里的故事。书中可以看到,校园里的外族学生被国家强制力强迫着去上学,在校园里讲粗话、互殴群殴,对老师毫无敬意。欺骗和伤害他人是家常便饭,以致上课都是老师自说自话,学生自娱自闹。学生到四年级不会写字,不会做简单算术已经司空见惯。一句话,德国老师在校园里彻底被打败了,资深教师都采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听之任之,装聋作哑的态度,只有这个不知深浅的代课老师还在顽强奋战……。

 德国学校虽然分类,让爱读书的孩子和不爱读书的孩子不必搭在一起。但是类似柏林这家“普通中学”的教学品质,却是连“普通水准”也达不到了,失去了“德国制造”的“稳定质量”。在普通老师看来,这些学生悍勇并且不可理喻,他们能采取的唯一自救措施,是把那些过于和学校以及课堂作对的学生,定级为“无学习能力”;“学习障碍患者”,从而把他们推向特种学校。

2.  “普通中学”应当妥协吗?

德国人培养孩子,一半在校内,一半在校外。富有家庭、知识分子家庭培养后代的方法,和工薪阶级,和社会弱势团体培养后代的方法向来不同,这是“基因遗传”的后天部分。高收入阶层把孩子空余的下午时间交给私人教师和培训班,知识分子家庭言传身教,……;而低收入家庭不愿在课余时间里投资也无暇照顾,自己的生活里更缺少"墨香"。所以社会阶级层次在学校里是充分反射的。

德国学校和家庭都不许体罚学生,也不提倡“拔高”学生。对蛮横学生,对语言有障碍的学生,用循循善诱是没有成果的。有另类文化背景的家长也不会按照德国学校认定的方法支持学校。这造成“普通中学”孤军奋战的既成事实。

普通中学的问题到现在还在被热议:普通中学是不是该更多的去掉被学生讨厌的文化课,改造成尽量少学习,多动手的“粗工学校”?是不是还要保存这种学校形式?

普通中学作为学校形式很年轻,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从扫盲学校(Volksschulen)里分裂出的学校形式。如今德国还有六个州允许它作为独立的学校形式存在着。在它的黄金岁月里,在鲁尔区这样的工人子弟占多数的区域,普通中学曾经是主流学校。今天鲁尔区住区中学生的父母那一代,很多人是普通中学的毕业生。他们毕业后可以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工作,或者一个当学徒的位置,不少人在工作后发现了自己的志向,重回夜校读完高中,再读了大学。这批人是现在的社会中坚力量,如果不是移民问题的冲击,普通中学这种学校形式,让学生学习时完全没有压力,家长也不必为课外辅导费心,毕业后能找到和其能力相当的工作,捧上第一个饭碗,完成独立,这种校制很符合低收入家庭的需要。

可是,现在如果要向现状妥协,对不受教的学生听之任之,让他们躲过文理数学和外语的学习,无疑是要把普通中学变回“扫盲班”了。实际上它的名声不但是“文盲学校”,更是桀骜不驯的“野马学校”,坏名声传播得比实际上更可怕,让就业单位谈虎色变。《南德意志报》在2009年2月6日有一篇文章称:在毕业一年以后,每两个“普通中学”毕业生里,就有一名还没有找到职业或者接受培训的机会。
毕业生找不到就业机会,新生自然不敢报考。即便是移民后代,只要是能读一些书的孩子,也正在选择挤入现实中学。同家报纸在2010年5月17日报道:“柏林已经正式取消普通中学,以后柏林将只有人文中学和中级学校(Sekundarschulen)。”现在,工人、职员占大部分居民成分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也基本决定取消普通中学了,因为很多地区的普通中学已经严重招生不足。

普通中学生存状态岌岌可危。他们想到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努力维持自己的存在。这些措施因德国邦州地域的不同情况各异,基本上有:

  • 增设语言班(Deutschkurse für ausl?ndische Schüler)和允许用跨年级学习(Jahrgangsübergreifender Unterricht)的方法,帮助学习能力弱的学生不留级地插班学习。
  • 学习方法上,多采用“项目学习法”(projektorientierter Unterrichtsmodule,Projektunterricht)。让不同背景的学生在同个工作小组(Teamteaching),内工作。彼此在摩擦和协作中完成教育。
  • 在作业选题上,更多地选用与德国现实生活贴近的题材,增加各类实习(berufsqualifizierende Sonder- bzw. Jahrespraktika),让外国人子弟既学适合德国现状的知识,也学使用这些社会资源的方式方法。
  • 针对校风问题,用社会学的解决方法,从培养正确的社会行为和学习行为做起(Soziales Lernen)。
  • 在管理方法方面,普通中学用成立“社会工作辅导(Schulsozialarbeit)”、“社会行为训练班(Trainingsraum)、成立纠察队(Streitschlichtung)、成立社会群组工作小组(Soziale Gruppenarbeit)和成立学校性暴力预防组织(Gewaltpr?vention)等措施来平息校园暴力。

看上去,普通中学正在采纳我们“感化院”、“少教所”的部分措施维护校纪,力图能在校纪平稳的状态下恢复教学。而教学内容和方法也在向实战学习法方向扭转。如果说文化学习,是指学习人类思想与行为的精华,那中学学习则是要系统地接触人类智慧的各方面结晶。现在普通中学的改变是积极的朝向原始,即通过截取文化中最简单的一面,通过实际操作学习社会行为规范,以此来完成义务教育。这不失为一种适合低阶层移民子弟“扫盲”的方法,但却是一种“去文化化”的改变。它能让学生达到什么水准,“品质”难定,至少还不能为社会广泛认同,很难在已经进入“后工业化”的社会大机器上找到可安插的地位。因此,普通中学能不能以这种改变挽回颓势,前途堪忧。

三.  学校面临着全面改革

虽然宪法禁止种族主义,但是德国人和移民之间,始终有着一条鸿沟。不一定是德国人排外,学校里倒更像是移民子弟(特别是土耳其人)抱成团,在隔绝和孤立着占人数劣势的德国学生。二级中学里甚至流行着“土耳其德语”,让那些自以为开放和亲外的德国父母也不得不选择放弃阵地。这样造成的结果常常是:移民多的学校,德国孩子会被挤出去。挤出来的孩子,尽管不想读大学做研究,也只有进入人文中学,去学他们肯定用不上的拉丁语和古代希腊语。

人文中学现在必须照顾这种新的形势,他们不能再只按照未来的高等学府设计教案了,他们要担负起现实中学的现实任务,必须加强实习和面向企业,必须让学生多接触市场和学会求职,必须让学生把拉丁语放下些,把英语能力提升上来,还必须缩短学制,配合世界普通的中学流程。

相应的,工矿企业也改高了门槛。以前参加职业培训,只要求初中毕业,现在产业技术要求高了,中学生的“品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企业要在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培训生,所以初中生可以选择好工作的余地小了,这也把一部分立志接受职教的学生,从“现实中学”赶向了人文中学,赶向了高中。

看来,德国的教育正面临着改变的压力,学生的面貌在改变,世界的需求在改变。被传得神话一般的德国教育,必须重新整合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