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1月31日(关于”青少年沮丧症“)  

2016-02-01 00:03:47|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五的时候,本来有必要出门买东西,却始终没有情绪。连晚上Anika的庆祝会也觉得没力气去。

趁着天气不好,书库充盈,下午在家看书好了。

坐下,点了蜡烛,顺便看了一眼手机——几个小时前来信提示响过,懒得看。

结果很意外,是Sandra发信来。她说她很悲伤,教母过世了,她儿子在闹离家出走,……她求我给个笑话。

 

昨天倒是在微信上看了个郭德纲的“减压神句”,有好句子,适合Sandra看。可惜没有德文的。

于是回信说还是我过来吧,你给准备个茶。

 

她果然准备好了甜茶,是用干果泡的,喝完了茶水还能吃茶果子的那种。

她还是笑着迎接我。

然后,她给我看一张纸,是她家托米的成绩单。我儿子上午也拿了一张成绩单回来,看上去一片B。托米的更惨,看上去一片“M”。

她苦笑着说,能做的都做了。

 

我知道。从小,Tom和Phil就聪明,智力发育远在同龄人之前。为了这俩天才儿子,他们夫妇成天在德国各地跑,参加各类竞赛,参加联邦青少年研究比赛,诗歌比赛,获奖无数,频频上报。可是他们俩却不是学校里的宠儿,尤其是拉丁语和德语,两个知道各个冷僻学科各种古怪名词的德国小孩儿,却从来不肯为拉丁语和德语动用他们宝贵的脑力和时间。到后来,还演变成什么作业都不做,上课完全不听讲。

他们夫妇确实什么都做了,为孩子争取权利,转校离开孩子不喜欢的环境,在孩子与环境的摩擦中,坚决地站在孩子一边“当律师不当法官”,家里民主气氛活跃,什么题目都在桌面上讨论,什么禁忌都在父母的协助下突破。

我曾经把他们成长的过程当成是德国式教育,赞赏他们的“放任教育”。直到去年,Phil出问题,患了青少年抑郁症并有自杀倾向,才真正开始思考他们的教育过程。

 

Sandra说,她之所以如此放任,是因为她感觉自己孩提时代受压抑太多,绝对不想让她的儿子受她受过的压迫。(《被强扭的瓜们》。)

理解。我也一样,觉得自己小时候得到太少的心理照料,觉得绝对不想让我的孩子有茫然彷徨无所归依的时刻(事实上我当不了他的救世主)。

我一直叫Phil“小胖”,事实上他早就是大胖子了,聪明并且有自学能力的同时,也懒惰逃学。我觉得他的所有问题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就是被宠坏了,完全没有自制力,不懂得适应社会。我早建议他们夫妇不要让他去做什么治疗,而是放他休学一年,出国体验艰苦(被宠坏的孩子怎么救治?)。

 

Sandra,我真的帮不了你了,16岁和13岁,他们已经定型,难以彻底转变。也许好运遇到高人给他们当头棒喝;但也可能必须遗憾他们是折翼的天才了。

 

 

人啊,如果只吃甜,会一辈子去找甜而且找不到甜;如果只有快乐的体验,会一辈子寻找快乐却找不到快乐,因而堕入沮丧抑郁。

 

一直到今天,我也不能释怀。她家的故事让我如此痛心。

Sandra,我们俩也是被宠坏的孩子啊。我们被呵护备至长大,被努力塑造成我们父母心目中最理想的样子。只是他们的理想不是我们的理想,他们的塑造违背我们的天性。于是我们抱怨,我们不知道自己幸福,我们都在后代身上努力地去圆满一种我们认可的幸福。

结果,我们却犯了另一种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