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3月29日 民·主·的程序  

2016-03-30 00:11:23|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国这个词,在我们中国是毫无疑义的褒义词。谁对此提出质疑,就要被口水淹死,谁打起这面大旗,便占完全部的道理。

在德国则相反,从政客到百姓都有个禁忌,就是不敢提爱·国二字。虽然几乎每个德国人心里都爱这个国家爱到每个细节。

 

上文说过德国的AfD“另类党”(或者叫德国新选择党)在德国三个州的选举中突破12%的支持率,如果他们在全国大选里保持这个势头,就可以进入国会了。他们能不能被选进国会是很难估测的,现阶段,难民潮的势头有所回落,德国的排外力量也会随之减弱,但保不准春天回暖之后,难民大潮再次掀起,那样的话,另类党的12%支持率便会发展起来。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媒体上一再将他们当小丑,戏说他们处在“令人摇头和感到羞耻之间”,在国会内外频遭冷遇。媒体的力量很强大,很能左右选民。所以对德国国内的形势尚不必太悲观。

“另类党”AfD的宗旨上次也说过了。说穿了,那其实是个要求德国放弃国际化,摈弃外国人和外国文化的爱·国·党。

 

今年三月初,德国的宪法·法院正在审理一个比AfD党规模更小,资格却更老的党是否违宪,这个党叫做“德国国家民主党”(Nation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简称NPD)。和国家社会主义党(纳粹)比起来,他们倒是不把杀光犹太人当大目标,但是反外仇外和自恋却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可以说它是纳粹的亲戚党。

看看NPD党的言论就会发现,种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相差不远,仅仅是一步之遥。

这个党从1968年成立以来,在选举方面从来没有成过大气候,却一直胆敢把第三帝国当荣耀,提出不少“爱国”排外的言论,他们竟然能留存至今不被取缔,是很叫人费猜疑的。因为在承认历史错误和给犹太人赔罪补偿方面,德国向来是坚决的表率,而且反对种族主义,也是战后德国人民的道德共识。

但对这么个纳粹亲戚党,这个国家为什么不能果断根除呢?

这就是民·主的麻烦。也是民·主的厚道。

 

这次党禁案开庭不是第一次。如果跟踪宪法·法院和它审理NPD案件的过程,大概此文可以长到成为法学系一个学期教学的内容,或者成为章回小说。审理的起因和过程中,糁杂着多起侦破和未侦破的凶杀案件,重大政治丑闻和社会舆论的多次颠覆。平心而论,他们的审理,可不是传说中的虚张声势走过场。今年三月初的连续三天审理,都是上午10点到傍晚19点30分的紧张战斗,中间休息一个半小时。

为什么审理一个“取缔非法党”的案子要如此大费周章?是德国反纳粹不坚决吗?

——这样想是太小人之心了。太专制主义思维了。

 

一个党宣布自己成立了,执政党就不能宣布取缔它。执政党和任何党派的法律地位平等,没有凌驾。因此能宣布一个政党是非法组织的,唯有宪法解释者。这个解释者,这个有权解释宪法的机构,是·宪法·法院。

德国的民·主是政党代议制,就是说民众要通过所选择的党来代他们发出声音。因此解散一个政党,是解除一部分人的发言权。关乎民·主的根本,不能不慎重。

德国宪法·法院上次宣布解散违宪政党,是在1956年,整整六十年前的事了。(被解散的是号召革命推翻西德政府的德国共·产·党)。

德国宪法第21条第二款规定:“政党依照其目的以及党员的行为,意图损害或者废除自·由、民·主之根本,或者危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存在者,是为违宪。这项威胁是否构成,由联邦宪法·法院决定。”

宣布解散政·党的案件稀有而重大,程序上非常谨慎。这只是因为政·党有促进民·主的功能,因此备受德国宪法保护。

 

对NPD的上一次的审理是在2001年,当时的执政党是德国的红党,是年的一起刑事案件暴露出了NPD可能掌控着一个更为凶险的地下组织,这个组织以杀戮外籍人士为己任,和德国的境内发生的多起凶杀案有关。

但是,这个组织和NPD的联系,却一直查无实据。

一个法制社会最重视证据,没有证据,就算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也是被绑住双手不能去动它一丝一毫的。

可是这个NPD,简直是德国清白政治上的一块黑斑,一个污点,一块耻辱。于是当年的施罗德政府和参议院分别行动,以NPD高层领导人发表的反犹和排外言论为指责证据,向宪法·法院申请取缔NPD党。

宪法·法院的审理过程本来顺利,却在判决前,接到联邦内政部的通知,说NPD党内有大量德国情报机关的“线人”,而被执政党和参议院作为违宪证据的言论,很多却是由担当该党某些州领导职位的“线人”发出的。

这,就是让举国哗然,让NPD党扬眉吐气了的“线人丑闻”。

2003年,宪法·法院以证据被污染为由,没有通过两大权力集团提出的禁止NPD党的申请。

 

2013年,由于警方通过对爆炸物的分析,初步证明凶杀案和NPD有一定的关系,参议院再次向宪法·法院申请取缔NPD党。这一次,主要执政党的基民党(CDU),也就是默克尔总理的政党没有参与递交申请,但是联合参政的其他几个大党都同意申请取缔。

宪法·法院再次接纳了申请,基于上次的情况,法院要求联邦参议院出示情报机关安插到NPD的“线人”人数清单,如果说不再有线人了,则必须递交情报机关与“线人”切断联系的确切时间。

参议院果然依照执行提供清单。在法庭上,参议院主席更是坚决表示,最迟到2012年12月6日止,NPD领导阶层里,已经再无政府“线人”。

这次开庭审理三天整,就是在审核政府提供的材料。现在终于明确确认了:本案不存在程序障碍。

 

 

 写这篇,是感叹德国人执行法律认真,走程序一丝不苟;是感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感叹民·主束缚专制的同时,也阻挡着人们用社会公认的“正义”去进犯法律。

只有当宪法被如此神圣化,才能说这个社会是法制健全的社会;只有当人们心目中的最高权力者不是政治人物,而是法律,才能说这样的国家是法制国家;只有当法律可以束缚人们的手脚,才有了阻挡集·权的法宝,也才能避免全民被煽动后的非理性运动。

 

最近国内常常有说德国产品优良的文章。我们会不会明白:产品是优良法制下的成果,没有健全的法制维持产品的质量,就不会有德国造的信誉?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和人才去盗取人家的技术和发明,但是我们什么时候才懂得去盗走人家成功的真正秘诀呢。我们从皇上的草民祖先那里学会了尊重政治人物和权力人物,他们却在启蒙运动后学会了尊重宪法这个非生命体。这个技术和发明,我们何时模仿,何时进口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