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6月16日——身边的人物们 (二)  

2016-06-16 16:31:30|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星期五,老朋友黄艺来了两天,和我一起去探望她的导师Kuwalik。

 

老人刚过八十,却一副风烛残样,白发稀疏,步履蹒跚,行动迟缓、虚弱疲惫。回想艺在他手下攻读学位时,他还是个言语轻柔明晰、举止干练、气宇轩昂、沉稳严肃的中年教授。这才十年吧?——哦,不是,快二十年了。他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

可能是因为艺每次都闪来闪去,把我看老K的眼睛处理成快速回放,他于是就是那么塌方似的衰老下去了,是不是一生劳心过多了,在任时意气风发过度了,现在自以为不再有用处,便老得这样迅速?

 

艺97年回国,行前托付我常常去看老K。惭愧,我有心无力。专业不同,没话题啊。

我鼓起勇气一共去了两次,一次是带儿子去,希望儿子喜欢他,以后能一起常常去探望他;另一次是带一个朋友的孩子去“采访”他,那孩子的作业是“采访一名你感兴趣的人”,孩子对教授感兴趣。

第一次去的时候他才70多,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时,中年教授瞬时幻化成耄耋老者,令我大吃一惊。

可是握手时,他的手还是那么温暖有力,双目依然炯炯,一旦开口说话,声音还是轻柔明晰,不怒自威。

老先生出生在二战的战争后期,战后进学校,被老师强迫着背过很多东西。“你怕背《浮士德》么?怕就对了……。”老头眉飞色舞地笑侃了一段,把歌德的词句说成了笑话。

我当时想,战后的德国教育方法,和我们现在是一样一样的啊。

 

第二次去的时候,老K又老上去了一层楼,他站在风中迎接我们,眼窝深陷,形容枯槁,银发乱舞风中,柱拐的手都颤颤巍巍。我爷爷到93岁时,都没他那个老相。

但一旦落座开言,那份轻柔明晰还能回来。

他对采访他的小孩子说,他念博士和博士后的时候,发现了太阳不同的光谱对植物的根、干、叶、果有不同的作用,这个发现轰动一时,他于是成了生物界的“流星”,连年被多国邀请讲学。他和他的同为生物学博士的太太后来也在美国生活、工作了一段,兼任几个大学的教授,飞来飞去的。后来太想念故乡,就回德国了。他回德国的状况和我们描写那些爱国科学家“放弃优越条件,毅然……”的情节一样,带着美国同行的嘱托,带着最新的技术装备,“毅然”降落到德国北方被炸平重建的城市B城,那时这个城市正在新建大学,K教授一手创建了这个大学的生物系。

到现在,这个大学的生物系还是全德国最有名的,不过这个“现在”和他无关了。他的后继者都不研究具体的动物植物了,他们全是微生物和基因的行家。K教授笑着说,他们不再会说动植物的名称,他们认识的只是基因条码。

教授对采访他的孩子说,你要是选学传统生物,就要准备失业或改行啊。

 

老K说起自己的一生,总会提到美国那一段。可是当我误认为他们俩是在美国拿博士学位时,他和太太都很介意,严重声明那是货真价实的德国学位。但是在美国的教学和游历,却是他们夫妻共有的最美丽的记忆。科研成果?仅限于当年的发现了。K教授后来被行政和指导博士生占用太多时间。他那个成果没有荒废,被日本学生们学得了,拿回去运用到农林作物上,获利甚丰,这是另话。

 

去年,他那温柔善良,为孩子放弃了职业的太太过世了。他们有两个女儿,都没有成家。

我去参加追悼会了,老太太在教堂墓区土葬,追悼会在墓区小教堂举行。参加追悼会的人很多,除了K教授的同事,来客主要的却是他太太一生辅导的许多外族学生。是的,追悼会上有一半是土耳其人。

K太太召集天天在街头混玩的土耳其孩子来家里做功课,教他们,帮他们,让他们学业有成。

这些孩子在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之后,还把她当恩师敬重着。老太太生前说起他们来,充满自豪。

老K很爱他太太,不知道他怎么能从那样的悲痛里走出来。

 

艺也是敬他夫妇如父母,而且情深义重之人。只要来德国开会,她多远都赶过来看望恩师。她事业很成功,做了很多运用生物学技术处理环境污染或者恢复环境的课题,她是老K足以自豪的高足,是老K除了美国回忆之外,另一个喜欢夸耀的人生亮点。所以和艺一起去去看望老K时,老K脸上会亮堂起来,会重现教授的神采。

 

艺有两个指导教授,除了老K,还有施密特教授,施和老K是同行又是好朋友,施年纪更大,但是性格活泼,风趣调皮。艺说他们俩都喜欢采集蝴蝶标本,为此去过台湾。在台湾的山区为了把老K先发现的蝴蝶占为己有,施密特什么计谋都会使出来,还不惜动武呢。

不过现在去他们两人的家,我都没有再看见蝴蝶标本,倒是见到不少不知道真假的中国“古董”。

我对他们在美国的经历没兴趣,两人名字共提时,我心里总有一幅他们抢蝴蝶打架的情景,在他们俩的名字下头图释着。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