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嘀嘀打车”记  

2016-10-05 12:51:1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住的德国这个城市是个工业城,新技术都是有的,但是中年人里面守旧人士多,所以至今不玩电脑和手机的人士身边就有一批。我在这个群体里活得轻松,手机是不太会用的。

还以为本地就是我们这样的守旧人士呢。前一阵,日本那个“Pokemon go”(也叫“口袋妖怪”)登陆德国,它是把手机游戏跟谷歌地图拼一起,叫人实地去捉妖的游戏,算是把一大批少年宅男宅女从家里勾引出来。我这时才知道本地还有这么壮观的手机族,但见满山都是手持手机,面色苍白,身体微胖,神色游离的青少年,表情一致地在城堡、宫殿山林一带漫游,因为盯着手机看,撞树的,掉河里的都有,报纸杂志电视台为此没少报道。

这类报道,更坚定了我等中年无手机族对手机的蔑视。

 

这次回家前,本地有个上海老乡警告我,说进大城市不能像在这个小村儿当乡民这样一身土腥气。在上海要会“支付宝”、“嘀嘀打车”这类新游戏,不然寸步难行。

 

其实上次(14年冬天)回沪已经知道父母“叫车难”了。本来上海的出租车招手就是一辆,付费用交通卡刷,无需现金找零,非常方便。可是自从有了“嘀嘀打车”后,出租经常是空车也不停。老人们通常都是短程乘客,而且行动缓慢,在违章停车地带不能敏捷上车,因此他们出行非常困难。偏偏我父母还特别需要每天出门去两公里外的某活动中心去,准时无误,当上班似的。

后来有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做善事,承揽了二老每天出门的车载任务,这才度过了那段难关。

这次回沪,我希望解决二老叫车难的问题。于是自己先在两家在沪银行开户和开通网上银行,下载了嘀嘀打车和优步的应用。我想我的户头上余额不多,日后给老人用,被骗也不过几千元。

 

父母和我们小村儿的中年族一样,坚决抗拒这些网上的勾当。

我父亲以前是懂技术的,也跟上了电脑时代的前半段,会用网络看新闻,会写电邮,会视频通话,而且拥有好几支先进手机。为了说服老先生使用我那些手机游戏,我没少在他面前舞弄“高德地图”,因为老先生也是个地图通,他去哪里旅行,都必买当地地图。上海本地地图更是时时更新,要知道去哪里该怎么走,坐什么车,老先生能说得清清楚楚而且给你画得明明白白。

我心想就从地图入门,引着他熟悉手机的新功能。

谁知,面对万能的“高德地图”,老先生不是悦纳,而是把“高德地图”当敌人,当竞争对手了。我倒是累得老人家不停地增加着找寻路线的速度,以证明纸质地图更直接方便。

 

有一次从某郊县城乡结合部的养老院参观出来,空荡荡的大街上连车辆都不多,更别说出租车了。我于是擎出手机,请示允许我使用“嘀嘀打车”。老先生在张望许久,又记不得电话订车该怎么描述自己的位置时,默许了。

地点靠手机定位完成了,我在“要去哪儿”中输入“富锦路地铁站”。“嘀嘀”不辜负我,马上找到一辆,而且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它从哪里朝我们驶来,还有多远,大概的行进速度。

老先生把眼镜推上额头,皱眉看了看,说“哦!”。

我们不要出租载我们到拥堵的市区,只要求载到地铁站,我们家附近就是一号地铁站,坐地铁回去更快。

出租车司机果然拉我们到了地铁站,而且极负责地把我们送到入口的地方。然后客气告别。

 

我正为我的“首战告捷”在心中大唱凯旋曲时,父亲忽然大声说:“我们上当了!”

上什么当?这里不是地铁站?

“我们要坐的是一号线富锦路站,这是三号线江杨北路站!”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