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你习惯于小富即安,还是一贯不满现状?(改写)  

2017-04-11 19:23:52|  分类: 抄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瓶子自认是个懒于进取,不饿即安的人。豪言:换我是插队知青,我一定是扎根农村不思回城的那个。所以我对我没有发光的今天,非常认命。

前几天,在微信上和朋友说到自己的不思进取。朋友是学实用美术设计的,说她一位同专业的同学现在正在当物业管理员,已经很不成人形了。意思说这同学太倒霉,比我还倒霉。我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他无论因为什么而沉沦,其实只是回到了他的原位。之前能在发光的位置上,那是短暂的运气和机缘所致。同学看了大不以为然,说金子也是要搓揉才会发亮的,叫我把我的奇谈怪论论证给她看。

心里想着这事情,可巧就看见了这篇文章。原文可读性强些,但是太长,我改写了,大意在此了。

 

原文题目:一顿午饭竟能反映出来阶级固化?

作者:雾满拦江  来源:公众号《雾满拦江》


一位叫河森堡的年轻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讲述了两件让他极为震憾的小事。

国家博物馆负责给北京市的中小学生上课外历史课。第一拨学生来自于北京东郊的一所学校。因为是郊区,所以学生们来晚了一个小时。已经晚了1小时了,但刚刚来到,老师们就提了个要求——他们还必须提前一个小时赶回去。

 ……是路远不好走吗?

不是,是因为学校订了营养餐,大家必须赶紧回去吃这顿饭。

河森堡说:在学校看来,吃营养餐,远比来国家博物馆听历史课,更为重要。

这似乎只是个价值取向的问题——但,在这个价值取向的学校里,学生的基础知识和表达能力很差。有时候差到了已经无法正常教学的程度。


差校的学生走了,又来了名校的好学生——北京东四附近一所著名的重点小学!  

来自于东四名校的小学生,并非是上级部门要求,而是学校和孩子们自己组织的。

河森堡给小学生讲解,并抛出一个问题:小朋友们,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呢?

讲解员的意思,是等孩子们回答南宋,然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给大家讲岳飞抗金了。可万万没想到,一个小朋友回答说:伪楚。

当时河森堡就震惊了。

北宋灭亡后,金人在汴梁扶持了个伪政权,真的是伪楚。但这个伪楚存在时间极短,而且又不被承认,只有极务细节的专业人士,才能说出个子午卯酉。

可是这个小朋友知道。

讲解员感受到智力辗压,强颜欢笑:嗨,小朋友好聪明,那你说说为什么是伪楚涅?

小朋友回答:因为伪楚当政者登基在三月,而南宋皇帝登基在五月。

 

河森堡说:来自于名校的小学生,其知识、眼界与表达能力,全面的辗压了之前那批只想吃营养餐的中学生。

吃饭时间到了,于是讲解员建议大家先吃饭,免得饭堂关门耽误餐点。

带队的老师回头问孩子:你们是吃饭,还是继续上课?

不想小朋友们竟然振臂高呼:我们要听课!

讲解员河森堡被感动了,写道:——“这学校里的学生家境优渥,家长大多是社会精英,学者名流,政府官员,驻外使节,企业高管。成百上千个精英家庭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所学校里,而这些携带着各个家庭的气质,资源和价值取向的孩子们又在这所学校里形成新的共振。优越的家庭环境使得他们不至于局促于眼前,而是把精力放在了更长远的积累和沉淀上,做出了在更大时间尺度上的正确选择。”


看到河森堡的故事,你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我倒是想起个故事来,说是有所学校,有名学生成绩极差,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二名。还有一名同学比他“更差”,是每次的倒数第一。这位倒数第一名学生长期逃课,专职躲在游戏厅打游戏。可奇怪的是,倒数第一名虽然不来上课,但每次考试时,却会准时出现。好奇怪耶,倒数第一名是怎么知道要考试的呢?

经过仔细观察,大家终于发现,每到临考之前,倒数第二名就会火速赶往网吧,给倒数第一名充值10元钱,并以此为交换条件,要求倒数第一名回校考试,以免自己成为倒数第一名。

这个发现让大家震惊——每个人都在努力,第二名在努力追赶第一名,第一名跑得更快,以免被第二名追上。而倒数第二名,也在努力避免让自己成为倒数第一名。

所有人都在努力,只是努力的方向不同。


阶层固化这个概念,比你想象的更久远——是孔子最先提出来的。不过,孔子说的不是阶层固化,而是智力固化。——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

最高的智慧向上,无论社会是否有层级,亦或自己处于哪个层阶,最高的智慧坚决不承认这种不公平的现实,矢志努力改变之。

最不堪的愚蠢,也不是趴下来无所事事儿,同样也要付诸全部身心精神,顽强的与现实对抗,以维持这个阶层位置!

某种个性,让我们每个人都被焊死在一个固化的经济位置上。


设若你辛苦一年,只能赚五千元——这五千块钱,来得绝对不会轻松,需要你付诸全部的心智,委屈求全,逢人赔笑,才能拿到手。哪怕你再想多赚一分钱,现有资源就会出现短缺,你全部的资源,只能产出这5000元。

设若你年赚5万元,就会发现,这5万块钱同样需要你全部资源的投入,自身努力的、社会关系的,以及父母留存的。你必须把这些资源用光耗尽,才能全数拿到。

设若你年赚5百万,你会发现,你并不需要比年赚5万的付出100倍的精力,你只是进入了一个更高层次的经济循环圈,资本更富裕。和年赚5万同等的资源,在这个循环圈里会有100倍的产出——但仅限于此!

你想从年赚5000元,跳入到年赚5万,亦或是想从年赚5万,跳入到年赚5百万,就好比揪着自己的头发,想把自己拉到半空,根本不可能。

你的产出是由你的社会资本循环圈所决定的,而你全部的努力,正如倒数第二名努力让倒数第一名来考试,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现在位置,根本无力突破!


有位老兄,现居美国。他中学毕业后,就弃学奔赴大上海,矢志改变命运——然后发现,这好象根本不可能。于是开始苦学英语,申请签证去美国。他的努力持续了10之久,却仍未得以机缘踏出国门。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选择了做旅游,为自己寻找机会。10年后的一天,他带了支日本旅游团,客人们休息时,他继续攻读英语。这时候有个日本人过来,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休息,还努力读书。他跟对方说了自己的想法,对方却说:美国不给你签证,那日本你去不去?

去不去……他犹豫了半晌,就说去。

说去就好,日本客人帮他去了日本,然后他以日本为跳板,终于去了美国。

现在他在美国做服务生!


不是说服务生有什么不好,他的收入也蛮高。只不过,历经十余年的苦挣,他终于发现,一个人自身的质素,与他所在的社会层级是相应的。你是什么人,你就在什么位置。虽说树挪死,人挪活,但那挪活之人,如果仅仅靠走上【成功路径】就想获得成就,其实和不挪一样。事实上还有很多挪死之人,但人们只会关注挪活的幸存者,并以为换个位置比自己的努力更重要!

这个叫命运!


跳出命运是我们生存的最大意义!跳出命运的机会,不是在苦拼的时候,而恰在你最舒适的阶段

——比如说读书时,你不需要考虑赚钱,父母用他们的钱来供你。

——再比如说你感觉现在赚钱不太累,那一定是还有余力。但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向上走,环境一变,你会发现突然间赚钱难了,你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才勉强维持目前的产出。

甚而至于,纵然你拼命努力,也无法再维持现状,不得不悲哀的看着自己迅速滑下。


改变自我命运,有两个机会区,一个是读书时全面的开发自我,正如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所遇到的那群小学生。

另一个机会区,就是你感觉生活还算悠然清闲,这时候你拥有富裕的资源,完全是你完成人生跨越的资本。


读书,可以带给我们最多的机会。从幼稚园读到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你那点知识还不够一个早上用的。所以,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持续学习的能力。

而比持续学习更重要的,是知识的产出能力!

学习数学,学习历史,学什么连专业人士都说不明白的伪楚刘齐,不是这些东西能够换成钱。知识是最没用之物,买菜用不到复变函数,用不到微积分,搬砖用不到历史,打酱油不需要生物化学——如果你想做个混吃等死之辈,就会发现这世上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没用!

学习诸般晦涩知识,目的是让你捕捉到极为抽象的原理,开发你的大脑,让我们走出下愚的死循环,步入到上智的境界!学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改善我们的思维。

这个世界,与其说阶层是固化的,不如说这是智力的固化,从学习中获得思维能力的人,能够跳出命运的局限,跃入到更高层次的经济循环圈中。而那些拒绝自我改善的人,他们也不是执迷于一顿营养餐而放弃学习——事实上他们会因为任何理由,而拒绝改善自我,跨越现状!


如果你是个没用的人,那你学到的一切都没用。

如果你是个有用的人,就会发现所学所历都能够用上,但还不够用!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