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今天庆祝雄安新区的时候,还欠这个人一声道歉 (转载)  

2017-04-02 22:48:02|  分类: 抄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瓶语:

我在北京度过了我一生中最初的八年,对北京的印象是宽阔、明媚、敞亮、大气,有陈旧却不破败的古典建筑,有说很好听京片子的随和淳朴的市民,有赶着马车在马路上赶路的农人,有槐树、枣树、杨树、柳树掩映的庭院——那是1962-1969年间的北京。

2001年回北京时,这个北京好像正在遭受拷打,那是大兴土木的北京,堆在地上当建筑垃圾的,是图案极其精美的古典瓦当。

2009年我带着德国学生回北京,想给学生看一个我梦中的北京时,她已经不在了。我们看到的,是重新涂脂抹粉的亲王府、故宫、孔庙、颐和园、北海、圆明园……,还有和这一切不搭调的新城区;我们遭遇到的,是欺负人的导游和提着沉重货物蛇皮袋疲惫不堪的外地贩子们;而最最撞痛我眼睛的,是立交桥和巨型建筑林立、有很多人却没有一点人味的帝都新貌。

从那以后,我再不想回“北京”。

我不想看见我故去的情人被描眉画目放在水晶棺材里的样子,那是个冒充她名字假装还活着的替身。

转载这篇文章是因为它帮我说出了一段我说不清楚的痛。但是我觉得北京最后不是死在50年代或70年代。我对新北京的这些诋毁遭到过新北京人的口诛笔伐,他们觉得我根本不理解满清和装满满清罪恶的老北京,而且是站在旅游者的立场说话。

这个,我承认。

 

作者:百无一用 古典今读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河北设立雄安新区。新华社形容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雄安新区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的定位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也就是说,北京这个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除了要将行政副中心搬到通州,还要将产业转移到雄安新区,让北京真正专注于大国首都的功能。

让首都专注于政治文化中心的功能,在中心之外建新城承载其他功能。这一城市规划建设思路,早在60多年前就已经有人提出过建议,只是,这一建议非但没有被采纳,提出建议的人还遭到了严厉的批判。这个人叫梁思成。今天,我们在庆祝设立雄安新区的时候,还欠梁思成一声道歉。

我们今天庆祝雄安新区的时候,还欠这个人一声道歉 (转载) - 洋中瓶子 - 洋中瓶子

 

北京的城市历史,几乎可以追溯至3000年前。秦汉以来,北京一直是中国北方重镇,自春秋战国时期被燕国立为国都始,先后称蓟城、燕都、燕京、大都、北平、顺天府等。辽、金、元、明、清等帝统时代,及民国北洋政府时期至1949年后,北京均为都城。

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皇家古建筑、四合院、胡同、京剧、特色小吃……让北京为世界留下自己的独有面孔。


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北平城内是驻守的20万国民党军队,解放北平的战争一触即发。后来,出于对保护古都北平的考虑,傅作义放弃了抵抗,解放军和平接收了北京。

建政之初,梁思成除了继续担任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还被任命为北京都市计划委员会的副主任。这位研究中国古代建筑的专家,以为在饱经战乱和流离之苦后,北京古城终于劫后重生,所以对怎样把北京改造成新中国的首都,提出了要完整保留古城的规划。他建议在完整保护旧城的基础上,在北京城外的西郊建设新的行政中心,把城市分为独立又相互联系的几个功能区,让古城和新城交相辉映。

梁思成对北京的城市规划有五点建议:

1 北京应该是政治文化中心,而不是工业中心。

2 限制城区工业发展。因为它将导致交通堵塞,环境污染,人口剧增和住房短缺。

3 保存北京故都紫禁城的面貌,保存古建筑城城墙城楼。

4 限制旧城内新建筑高度不得超过三层。

5 在城西建设一个沿南北轴向的新政府行政中心。

对于梁思成提出的这五条建议,只有第三条,即【保护紫禁城】被接受。


梁思成认为,如果在城西沿着南北轴向建设政府的行政中心,既能进行重要的新建,又不破坏古城原有的中轴线。在留学英国的城市规划专家陈占祥的帮助下,梁思成把他的计划写成了建议书,还发表了题为《北京——都市规划的无比杰作》的文章,期望得到公众的支持。

可惜,当年的苏联专家对北京的价值并不看重,他们坚持政府必须以天安门为中心,扩建天安门广场,为中国建造一个翻版的克里姆林宫及红场,好用于公众集会和游行。而我们的新政权当时的想法是:向苏联老大哥学习,大力发展工业,摆脱贫穷落后的面貌。“北京拆牌楼,城门打洞也哭鼻子,这是政治问题!”专栏作家马鼎盛曾经撰文称,当年,北京市长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梁思成说:“毛主席希望将来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

据说,同样反对拆除老北京建筑的梁思成夫人林徽因,当年直接闯进彭真的办公室与其争辩,彭真只好说:这是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说城墙是封建象征,是皇帝挡农民的。今天党与人民心连心,不需要墙。

“因为这些城墙是封建时代的防御工事,现在已经毫无用处,又阻碍交通并限制了城市的发展,拆掉它们,建造房屋和或铺设马路都有了很好的砖头来源”,所以政府决定拆掉古城墙和城门。

1953年5月,北京开始酝酿拆除牌楼。林徽因为此曾经当面指着吴晗的鼻子怒斥。那时她肺病已重,喉音嘶哑,但其神情与真心令在场者动容。林徽因还对彭真说:“你们拆掉的是800年的真古董……有一天,你们后悔了,想再盖,也只能盖个假古董了!”

她嘶哑的叫喊没有任何作用:1953年,左安门被毁;1954年,庆寿寺双塔被毁;1956年,中华门被毁;1957年,永定门、广渠门、广安门、朝阳门被毁;1958年,右安门被毁;1965年至1969年,东直门、宣武门、崇文门、安定门、阜成门、西直门、元城墙被毁。东单和西单的牌楼也消失了踪迹。迄今惟有正阳门、德胜门、钟楼得以部份保存。

于是,城墙被拆了、牌楼倒下了、护城河不见了,元、明、清三代首都的轮廓,基本消失殆尽……这座经历了多年战火,八国联军没有被拆,日本侵华没有被拆的伟大古城,最终毁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二战美军轰炸日本时,向梁思成请教,那些地方需要保护不能炸毁。梁划出京都、奈良和大坂,标出古迹的方位,说这是人家的古城,别炸。于是京都三千宫殿寺庙,大大小小至今完好。可惜可叹的是,建筑大师梁思成救得了日本的京都,却救不了北京的老城。梁思成对保护北京古城和传统的呼吁,只是让他多次遭受批判。

如果当年梁思成的建议能被采纳,今天的北京将是世界上惟一得以完整保留,规模最宏伟、气势最磅礴的中国古建筑和城市博物馆,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水泥钢筋。今日之巴黎、罗马都难以与之媲美。

我们今天庆祝雄安新区的时候,还欠这个人一声道歉 (转载) - 洋中瓶子 - 洋中瓶子

 梁思成设想中的北京古城

当年,在与彭真争论北京的规划问题时,梁思成曾痛心疾首地说:“在这些问题上,我是先进的,你是落后的”,“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误的,我是对的”。

如今,六十多年转眼过去了,不幸的是,梁先生一语成谶。如今的北京,沙漠逼近,河湖干涸、地下水枯竭、阴霾沙尘蔽日、交通令人绝望、人口畸形膨胀,古迹大量减少,文化不断消失,城市功能低弱……北京后人来到这里,几乎已认不出父辈口中的家乡。

1972年,为保护中国古建筑耗尽一生心血的梁思成先生,在贫病之中撒手人寰。生命弥留之际,他还重复着这样的话:世界上很多城市都长大了,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看到北京的交通、工业污染、人口等等,会有很大的问题,我们不应该走别人走错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