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5月28日——庄博士和她的爱人  

2017-05-29 01:00:48|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段时间里,我们这里的天气好得不得了。湛蓝的天空上,只有太阳从早上到晚上上演朝阳、骄阳和夕阳的独幕剧。

昨天傍晚我们去郊外的一个朋友家吃晚餐,坐在她们家巨大的花园里,看夕阳金辉把所有的植物和人镶上金边,再看红日西沉,天空从金光灿烂到一半嫣红一半湛蓝,再从一半嫣红渐变成一抹嫣红,最后到大片深青、繁星漫天。

温度适宜,花园开阔,一桌六人,相谈甚欢,很享受。


邀请我们去的,是个台湾人,姓庄,一个身材修长,线条刚硬的女人。

她在读博士期间认识了她现在的爱人卡特琳,一位德国女教师。后来,两人成婚了。庄博士家境殷实,父母过世后,她继承了丰厚家产,用这钱从卡特琳的姐妹手里买下了卡特琳家的祖屋,给两人筑起了爱巢。

卡特琳是园艺爱好者,她们的爱巢于是就成了百花园,百果园,白鸡园。她们俩都不全职工作,有财力有心力伺花弄草,建了两个宽敞明亮的鸡舍,自己却都是素食主义者。

这对爱人都热爱古典音乐。她们的家里有两台钢琴,有古大提琴,还有普通大提琴。她们在当地村子里组织了室内乐队,平时两人在家也钢琴唱和大提琴,家里琴瑟和谐。


我90年代就认识庄博士了,那时候她还是博士生在读(心理学)。1997年我父母来德国的时候,我出于一个误会,曾经带父母一起去个酒馆听了她演奏钢琴。那次她在休息时和我父母热烈畅谈,以致我认为她接下来会是我家的朋友了。

可不然。后来我在大学再见到她时,她忽然换了一张脸,一脸的阶级斗争严重,双眉紧蹙,两眼空洞,完全认不出我是谁的样子。

既然这样,我当然不会凑上去自讨没趣了。


大概就是去年,我意外地在合气道训练馆遇见了她。她也学了一段时间合气道了,不过她师傅的武馆散伙了,她跟师傅来我们这个武馆练习了几次。见到我,她勉强招呼,似乎并不想多搭讪。那也无所谓,我当她是普通道友,遇见一起练习的机会不回避,遇不见也不去寻。道友们当我们两岸隔绝,语言不通,也不以为怪。

几次三番之后,她开始和我说中文了。有一天她忽然对我说,我要请你们来我家吃饭。


我自己经历过自卑想躲人的时期,现在很能理解她那时候的回避和冷淡。她不想搭讪国人,是因为她做下了和同性结婚的决定,知道大家会背后议论,而且会有中伤,她不想分辨或者解释,就采取回避的自我保护政策。合气道馆的相遇,也许让她看见我并没有异样看她,而且我虽然没有和外族人通婚,但能和外族人的相溶。能和外族人相溶的人,必然不会对她是同性恋者说三道四的。


总之,对她的忽然邀请我并没有意外。昨天我做了芒果糯米糍当饭后甜点兼礼物去郊外她们的庄园聚餐。她还请了另一对台湾&德国人夫妇,也是旧相识,凑成花园草地上圆满的一桌。

早十年叫我坐到这个桌子上是不可能的,那位施姓的台湾太太,也是我们在本地大学的同学,她那时在读文学博士,交往名单上只有德国人。就是说我们做同学时,是没有接近彼此的愿望的。至今,我对她在羽毛球馆跟我们大陆同学用德语抢场地的一幕还记忆犹新。

经过这么多年在德国的浸淫,经过这么多年和德国人的相处相伴,我和她们似乎都在朝向一个方向转变。宽容了?柔软了?迟钝了?反正我们都被生活修去了锐角,提走了血气,各自变成了大河岸边的炖角石、鹅卵石。焦躁、狂妄、防范、对立都化了,这才发现她们原来也都有那么丰富的世界,那么有趣的经验,那么善于倾听、和风细雨。就着庄博士准备的清淡素菜,就着金光夕阳,就着满园子的花木扶疏、鸟鸣鸡唱,好像谈论什么都很入巷。庄博士安静地描述她家鸡棚被猛禽进攻的几大战役,谈论远处的芦笋,近处的玉米,院子里的花草和果树;施博士对她德国丈夫即将得到教授职位既喜又忧,说些市井妇人的盘算,讲些自己的如意和不如意。

两位女博士都认为:种地时,特别能获得心灵的平静。

衰变了还是成长了?

 

德国这个地方不激励人的斗志,多少青年才俊来到这里,只要没及时离开,到后来多数会是一个下场:盘下一亩三分田,养猫鼠兔狗,整园子造房子,盼望着假期,沉溺于业余爱好。

我自己应当也是变了许多。现在不但没有了对岛民的鄙视,连我们中国人固有的种族歧视或者大国沙文主义都失踪了。也没有了对自己意识形态的强烈维护。


时间和环境,把我们都改造了。祸兮?福兮?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