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少林寺来的“鲁智深”  

2017-06-14 19:25:11|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城有个少林寺出身的师傅,法号释延某(我还是不要写下全名,这名字放狗一搜,会出来好几页,人家名人是也)。现在已经还俗多年,有儿有女。但是因为开着个武校传艺习武,而众弟子们全部是仰望着少林寺而来,师傅因此还是作和尚打扮上课。

当年我们奉命给我家兔子找个干亲(一种奇怪的迷信),找了少林师傅当干爹。我顺便也是师傅儿子的干妈了。所以每次被迫和小家伙的外祖父母们一起参加吃喝大会。他的外祖父母有两对,倒是正好补了小家伙爷爷奶奶不在身边的缺。加上师傅的“小姨子”还有一堆小孩,所以他们家亲戚凑齐非常热闹。

我发现师傅现在“入赘”的家庭很有趣,全是不婚的,但是又都是朴实人。

今天来讲讲师傅:
师傅二十多年前就来德国了。

那时候少林武馆正势不可当地在欧洲遍地开花,在德国是落脚柏林。那个武馆当时很成气候。武僧团有一批和尚轮流来执教,媒体给报道过,也小小轰动过。德国人不但当那里是武馆,还当那里是个佛教教堂,练武的人去,想吃斋打坐的人也去。

但是少林武术的现状大家都明白,与其说是功夫,不如说是杂技。武僧们既不会说禅,也没有遵守佛家戒律,令人失望。所以武馆也就热闹了一阵子,后来都撑不起昂贵的房屋租金了。

释延某来德国时还不满18岁,气血方刚。据他自己说是九岁就因为读不好书,被家人送进少林寺奔前程了。因为好歹在少林寺熏了几年的香火,咱这师傅长相上很有佛家子弟的样子。他还是是方丈的侄子,被委派来德国传教,弘扬少林文化,当然目的是开武校挣马克。

师傅什么时候还俗的他也不知道,根本怀疑他有没有真出家,有没有还俗的必要。在德国的少林寺武馆里,语言不通的师傅先娶了个德国太太玛塞拉,生下一个女儿叫道林,后来夫妻两人不和,离婚了,女儿随了母亲。
这个太太是会武功的,有天分也热爱武艺,还在嵩山少林寺修习过一年,会简单的中文。大概在修习期间认识了不少武僧,其中包括高大威猛的师傅。玛塞拉也在武馆教课,我没跟她学过,但是看过她的表演,从杂技角度看,她的身手不输师傅,柔中带刚的。


释延某来德国后在柏林的“少林寺”教武术,后来被一个经纪人挖角,辗转来到我们这个小城,也是玛塞拉的故乡。开张那天,本城的报纸上给了很大的版面介绍,于是惊动本尊去看了。我那次是第一次看见师傅,师傅有“大师”称号,以硬气功和传统拳取胜。他的身形高大,拉开架势威风凛凛的,弹跳落拳赫赫有声,而且声震屋宇,真的给人很“正宗”的感觉。

可惜他们联合开馆后不久,经纪人、玛塞拉和释延某三人就闹开了。经纪人买了一处房产,说好给师傅当武馆的,开馆后,邻居纷纷抱怨武馆声音太大,影响了整栋楼的安宁。一细究,原来此楼是办公大楼。

师傅不认法律,不懂德语,不明白签约后必须履行的逻辑。认定武馆选错地方是经纪人的错,他才不管签的是不是10年租用合同呢。于是经纪人和师傅反目成仇,官司打到法院。却又不知道怎么的,事情还演变成经纪人和玛塞拉联手告师傅,师傅孤军奋战,似乎还在说不清话的时候,动了一场武。


 

这期间还是这之前,师傅认识了市政府外办处的办事员卡蒂。

不仅仅是认识了,还爱上了,而且,还有了孩子了,这个孩子名字叫“道福”,名字好叫,还有点禅意。

师傅加入卡蒂的家庭是很运气的,他在来德国的前10年,还带着武僧的乱砍乱杀、无知无畏精神,闯了祸也背了债,和前妻闹,估计还有背叛的成分在,女方必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玛塞拉和经纪人联手,以诸多奇怪的理由三天两头告师傅到法院,让师傅三天两头就收到法院的传票。

就在师傅四面楚歌的关键时刻,道福的外公,卡蒂的父亲来助阵了。老头儿在官场多年,打官司最拿手,真是救师傅于水火啊。

 


卡蒂的父亲是个人物。
老头本是农户,但是50年代就开始兼职公务员,那时候谁都不想当公务员,所以兼职算是搞副业。到退休前老头也是一区的区长了。他有两个长得不错的女儿,他让她们一个继承他的公家职业,一个继承农庄。卡蒂是老大,为人谨慎本分,但是有些蠢,被派读公务员(技校),现在是市政府的办事员;老二嘉宁长得很漂亮,聪明但是霸道,被派学农业经济(大学),现在打理农场,专职养猪。

老头子和他两个女儿的生母离婚后,就一直和现在的女伴在一起,但是不结婚。据说是因为女方和他一样,既是市政府办事员,又有自己的农庄,结婚可能会影响收入,德国的税专整有钱人,但是有钱人要赡养前妻或子女,就可以免掉很多税。前提是前伴侣未再婚,子女无固定职业。卡蒂的亲生母亲就没职业,应当还接受着前夫的赡养费,但她现在也是和一个更老的农场主同居,帮助打理男方的农庄。
父母的婚姻现状相当影响下一代。两个女儿都找男朋友同居生子,但不结婚。大女儿卡蒂找到师傅前有过男朋友,但是因为对方不要孩子她受不了。师傅不但要孩子,还恪尽职守带孩子,她觉得师傅很称心。二女儿嘉宁的男朋友高大英俊,有自己的农场,两人同居多年,已经生了4个儿女,看上去他们二人还是金童玉女,天设地造的一对,但是他们既不住在一起,生意上也各归各。

在“老丈人”的指点下,师傅宣告破产,免了偿还债务和赔偿金的重负;“老丈人”还替他找到一条途径——让他开个私人小武馆当营生,只要每月收入不超一千七百欧元,就不会被市政府收缴去还账。那时候师傅挺艰苦,租个小店铺的门面,四壁挂几幅经幡,墙角自己用木头架起了压腿长板,和棍剑架子,铺上廉价地毯,门口打一面印有“少林寺”字样的小旗,就开门招生了。

学生们来了,老的少的壮年的都有。师傅不但待以好茶,还时不时亲自主厨请大家吃饭。

我佩服这师傅,他简直是鲁智深啊,把院子里的树砍了,准备夏天请学生们在院子里练功;把一面墙壁凿穿了,自己安上个关不上的门;还按照学生要求修浴室,装修男女更衣室……。

弟子们都感动了,各显神通帮师傅。

这个阶段卡蒂虽然有了师傅的孩子,却并不完全接纳师傅,起码不让他住在她家。师傅无怨,让劳工局给他找个福利房,将自家的细软包袱收拾了放在那里,却因为路远并不常去住,而是自己动手在“武校”搭阁楼睡觉。

 

那个时候我在师傅那里学简化太极拳。

一天,我们练功到一半,忽然背后响起一声怪啸,一道水柱冲天而起。众弟子忙不迭奔向水柱处堵水抗洪,将所有找得到的纸和布都用上了,终于让水柱变了涓涓流水,濡湿了地毯和墙壁……。出这祸还真不怨别人,是师傅闯下的。他搭阁楼的时候,为了把阁楼的一根支柱架在暖气片上,生生在暖气片上打洞啊!暖气里跑的可不是水吗?

这个时段里,师傅的抗争对象已经不仅仅是前经纪人和前妻了,还加上了“武校”的房东。

房东简直被气晕了,砍树拔草,打墙修浴室,开窗户装门,他都事后才知道,满院子堆着敲墙的破砖瓦也不收拾,暖气的事情自然也隐瞒了。人家好端端的小店铺,活活被师傅捣鼓成破庙了。

 

还是“老丈人”出面摆平了房东,他找到房顶上的水渍,说是房屋的问题。房东居然自认倒霉了,不过发誓在他今后的房客名单上会永远勾除“少林寺”的名字。

 

师傅的故事其实都很有趣,都是鲁智深闯荡的事迹。

认识他久了,觉得他是真性情不虚伪,还很仗义的,作为很像孩子,既可爱也讨厌。行事为人很有些古风。

我早就不跟他学太极了,他的太极拳,他自己打起来倒是不难看,可就不像是太极,至少不是我理解的那种太极。他的“少林太极拳”,招式快而且步伐大,不讲求太极拳家讲究的心念和重心移动。以他的武功底子,把太极拳的形架打出来不在话下,而太极的内功内力他或者触类旁通了,或者也不甚明白,反正问不出所以然来。我等武林门外之人本来就筋骨不开,身形不稳,学他的拳架是休想,只能是当跳舞学了。我很快知难而退。

现在,关于师傅的种种。不再有机会亲身经历,挺遗憾。

不过我真替他庆幸:卡蒂是真的很爱师傅,真心和师傅一起过日子,她欣赏师傅无惧无畏,能在任何形势下吃得香睡得着,能和任何人打交道都不卑不亢,既不会被对方的成功或者威望震慑,也不会因对方地位卑下性格古怪而嫌弃。卡蒂说她自己总是畏手畏脚,万事求周全,走完美格式,她特别需要师傅的乱打乱冲精神。卡蒂原来指望送师傅去学校学德语,一年半载就能解决语言问题,现在知道不可能,她也认了。奇迹的是,她的听力倒是大大滴进步,不但听得懂师傅那河南话安徽话口音的“德语”单词(因为他只会蹦词),还会用她的一厢情愿去理解,解释师傅的“无厘头”行为,从来不以师傅的鲁智深举止为耻。

卡蒂当公务员可以贷款买房,她买了个单元让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师傅没夫妻名分却入住,知道自己的地位,于是自己动手完成装修(之前在装修破庙时学到不少),平时接送孩子,买汰烧全包,这让卡蒂非常享受,觉得师傅除了语言问题,其他都没有问题。

师傅在他们的新房子里,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和特别难处的邻居也交上了朋友,让孤独的人把他当成了心腹。有一次师傅和卡蒂一起参加一个业主协调会(共商那个房屋的管理),某特别小气的业主带了些吃的和喝的东西去,意义其实并不在请大家吃喝,是准备给自己家人的。可师傅哪管这个,到会场上一看有水瓶子,就张罗来杯子请大家都喝,在个人挤人的小会场里,他伸展他的长手长脚,跨长凳,越方桌,不管人家要不要,都给递水。一路上碰灭了这个开关,打破了那个杯盘。本来特别无聊的会场上顿时活跃,有人欢喜有人诅咒,特别是那个带水来的业主,脸都绿了。释延某不但不理会,还招呼大家多喝点,大声称谢着矿泉水主人,全不看当事人的脸是不是绿色的。卡蒂讲这个故事时,笑得前仰后合。

 

写着写着发现,这师傅无知无畏,做事总一副乱打乱撞的样子,德国人还都挺喜欢他,包括我都觉得有他在场就不会无聊。尽管他常常做些叫大家恼火的事情,可恼火完,还是觉得可以原谅,而且觉得有趣。人真不能太正人君子了,《红楼梦》里的贾政就是个没缺点的正人君子,同时也是个无聊得闷死人的父亲和儿子,他在不在,除了贾宝玉害怕,别人大概也不会惦记吧?倒是王熙凤爱算计,爱耍权术,还放高利贷,暗算仇人,可是大观园没有她,大观园里面的活动都会失色,众人都会没主心骨。不但贾母念叨着她,我每次读到大观园有什么活动时,也巴望着她出场来活跃气氛。

因此,“坏人”、“没教养的人”并不是那么负面的。现在我真的开始用另种眼光看那些缺点很大的人了。


卡蒂要帮师傅把武校转型成适合德国社会的款式,替师傅打理武校的招生、财政收纳、报税等和官方打交道的事务,“老丈人”还教师傅避税之道。师傅真是撞上贵人交上好运啊。而且佛祖保佑,师傅的两个孩子也都聪明伶俐,而且都长得漂亮。不是混血的样子,倒是清秀中国人的样子。两个不同的妈在孩子身上似乎痕迹都不留的。难得的是,师傅大字不识,自己的名字都写得歪扭,俩小孩却天生喜欢读书,善于读书。

师傅对佛还信着,但佛经不念了;素不吃了,但是师傅真不挑食,是我唯一见到的可以完全不吃中餐也不馋中餐的中国人;他天天还是练功打坐,只是近女色是不免的。


少林寺来的“鲁智深” - 洋中瓶子 - 洋中瓶子
 此图乃师傅去人家柔道馆教课。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