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科尔前总理  

2017-06-23 23:37:20|  分类: 抄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到德国时,德国的总理是科尔。后来似乎耳朵里听见“联邦总理”,接下来的名字就应当是科尔。

也是,这人当了16年的总理,加上高大魁梧,威震四方的样子,总理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过后来两德不顾一切的快速统一,造成诸多弊端和人民的不满,这大个子有次在集会上被扔臭鸡蛋,火了,顶着一身腥臭他怒不可遏地冲向丢他鸡蛋的人,全无风度。那次他给我留下了个“公牛一头”的不佳印象。

1982——1998,在八十年代末,他一意孤行地要两德迅速统一,获得了几乎全东德的选票;摆脱了东欧集团威胁后他又固执地要统合欧洲,虽然骂声很大,可他很得天助:那时候俄罗斯要钱不要脸,法、英早日薄西山,……,于是他的顽固变成了意志坚定,他的意志,又变成了日后的伟业。

固执还是应该的。

 

1983年科尔访问以色列国会时说起,作为1930年出生的德国小孩,他也参加过希特勒青年团,只不过当他到了从军年纪时,战争已经结束。这个福气被称为Gnade der spaeten Geburt,我们可以把它翻译成“晚生的恩典”。科尔引用这个说法,在以色列国会上说:我作为受『晚生之恩典』及特別家庭背景之福荫的人,得以成為生长在納粹時期却不必担负罪责的幸运者。(Ich rede vor Ihnen als einer, der in der Nazizeit nicht in Schuld geraten konnte, weil er die Gnade der spaeten Geburt und das Glück eines besonderen Elternhauses gehabt hat.)

这句话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因为这表明了科尔想卸下二战后德国人,对他们前辈屠杀犹太人罪责的承担。
      

1985年,科尔陪同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参观纪念二战的比特堡(Bitburg)军人公墓,却被发现,在这个公墓里也埋葬着纳粹武装贴身卫队成员(Waffen SS)。在被提醒之后,科尔不但不取消活动,还反讽提出此事的美籍犹太裔大屠杀幸存者韦瑟尔(Elie Wiesel)是“来自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韦瑟尔先生”。

 

科尔的政治生涯开始于1955年,这年他加入基民党在一个州(RHEINPFALZ)的党内理事会,四年后,他进入了这个州的议会。随后他就在基民党内施展拳脚,到1973年已经是该党的全联邦的主席了。

基民党一向有个铁搭档,就是虎踞龙盘在巴伐利亚州的基社党。基社党那时候的党魁,我这个年纪的中国人都认识,叫施特劳斯,他自称是毛泽东的学生,多次访问那时候的红色中国。科尔和这个斯特劳斯却是水火不容的,矛盾公开炽热,这种内讧特别伤身,多少导致了1976年基民党在大选中落败。

 

斯特劳斯作为巴伐利亚高级文理中学的“第一名毕业生”,慕尼黑大学古典学和历史学等等超级经典专业毕业的高中老师,看不起历史博士科尔先生,认为他土,不配参选总理。

科尔土虽然土,但是有政治意识,他看到当时的形式不利于他们的基民/基社党联盟,便慷慨让位,让斯特劳斯出头竞选总理。

结果1980年的选举,斯特劳斯领头的联合党惨败。

      斯特劳斯失败后,退隐巴伐利亚,科尔却坐稳了基民党的第一把交椅。

      到1982年,时任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的社民党—自民党联合政府放生矛盾摩擦。结果,自民党籍的部长集体辞职。当年10月,科尔对岌岌可危的政府发动了不信任案投票(Misstrauensvotum),结果当然是基民党获得了多数支持,政府下台。

     科尔这一仗真是得天相助,让自己在众望所归的形势下当上了总理。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个上台是趁人之危,权力不稳,于是他和党内联合作战。再次利用“不信任案投票”解散政府,造成提前大选,并毫无悬念地登基执政。

真会玩!

 

不过,科尔的千秋功业,倒不是这个上台大戏,而是两德统一。

 

老天在这件事上也很帮科尔。

苏联当时的总书记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美国的老布什总统(George H. W. Bush)是对两德统一与否有话语权的人。当时他们俩一个希望推动他的《新思维》,另一个盼着以东西德的事情说明某种制度优越,于是三方在这个环节上不谋而合,天助科尔,就算英国、法国的嘀咕声不断,他们也做不了多少主。

这,成就了科尔。

 

那个是贪天之功为己有,接下来这个,才真是科尔的功绩。

1989年,科尔提出了《十项计划》。他承诺籍此帮助东德获得“繁荣”。

东德当时也有两个选出来的党,一个是“人民企业”(VEB),还有一个是社会统一党(SED,就是昂纳克共产党的变身版)。科尔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将昂纳克党的党产私有化。为此按照科尔的计划,成立了托管局(Treuhandanstalt),专门处理东德的资产。开始局里的管理层可以说是东西“共管”,到1993年以后,托管局主要的管理职务都由西德人担任了。 东德人之前在管理层是要为西德人当向导,他们连国家都没了,还为谁去争取主权?争取权益?

这个托管局干活儿快刀斩乱麻,从1990-1994年间,总共处理了东德12,000多家大中小企业,其中的一半(6,546)被私有化、3,718家企业被“变现处理”。

大批东德工人下岗。那时候东德的产业工人的人数从1990年的410万,降至1994年的150万人。

东德原来也是社会主义阵营中的“模范生”,其技术力量相当雄厚。被“托管”后,东德的制造业厂、机器、原料、厂房土地等財產,其中的80%和14%,分别遭到了西德人和其他外国财团掠夺性地“收购”,仅有6%是由东德人自己接手的。

两德统一,繁荣了西德的资本家,彻底剥夺了东德。而这个托管,是把东德“清仓处理了,东德人民一辈子努力建设的,生活于其中并熟悉的一切,忽然之间完全没有了价值。在西德政府和居民的眼里,东德是“破产者”(当时的财政部长Theo Waigel就反复说东德濒临破产),破产者只能被清算,被强制销售,被贱卖。

实际上,东德有很多优质的有竞争能力的企业。我1987年还在去德国的路上遇见中国送去东德学习机车制造的技工们。东德没有了主权,轰然倒下,迅速被洗劫,简直是悲剧。西德人怎么抢东德的?科尔政府给了个貌似公平的汇率:让东、西马克汇率1:1。这个“1:1”让东德的百姓不公平地被缩水了实际资产,更让他们的产品面临400%的增值,导致了东德产品卖不出去。而且,国营资产转移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贪污腐败。

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小说告诉我们,这个巨变中有过以卵击石,为民争权的东德共产党干部。

只知道现在在算功劳的时候,大家只看到西德的施舍,看不到掠夺,一群资本家蜂拥而至的掠夺。

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主席拉姆斯多夫(Otto Graf Lambsdorff)在回忆录中说,当年他提醒过科尔东德经济正面临灾难,但科尔的回答是:那就尽快迎接全国大选。科尔的心中,哪里还有“东德”?


 

被洗劫的东德人,和被忽然加上一个破产者穷亲戚的西德人,对科尔不满了。两德合并已经10年,困难来了,许诺的繁荣却没有来。

选民们把科尔哄下台了。

不过,科尔下台后还当着他们基民党的名誉主席,是“黑色户头”事件,让他真正的下台并结束政治生涯的。

我至今疑惑的,是他怎么可以不交待事情的来龙去脉能获得赦免,这一阵甚至还获得死后殊荣?

 

1982年,科尔驱逐了斯特劳斯后,秘密下令基民党开设“黑色账户”,隐瞒党团基金。根据德国的法律,议会党团的资产不能用于党部活动(比如为选举而为的印刷品之类),政党必须公开说明其经费来源和使用及其资产情况(Art. 21 Abs. 1 Grundgesetz:?Die Parteien wirken bei der politischen Willensbildung des Volkes mit. […] Sie müssen über die Herkunft und Verwendung ihrer Mittel sowie über ihr Verm?gen ?ffentlich Rechenschaft geben.“

但是当时,基民党的600万马克却遭到挪用。在1993-1998年期间,他们甚至还接受了各类秘密捐款。


      1999年,科尔终于承认了“黑色户头”的存在,承认他接受了210万马克的“政治捐款”。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的采访时,他却公然说自己不打算将捐款者的名单公开,“我向他们做了承诺”。

这个表示,无疑是将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了。

 

科尔辩称,由于原来昂纳克的党(东德社会统一党)的后继者,民主社会主义党(PDS)在东德的资源很多,为了增强基民党的力量,这些钱都被用在基民党在东德的党部建设上了。

       《明鏡》周刊披露,这210万的政治捐款不是用于东德地区的党部建设,而是被用于竞选和竞选的民意调查了。而且,向科尔政府捐款的人物中还有军火商施来伯(Karlheinz Schreiber)数额达到100万马克。

这件丑闻使得基民党声誉一落千丈,迫使科尔退出政坛。

2000年国会追缴基民党4130万马克的罚款。

 

曾经听说检察院准备立案调查此事的,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没下文了,媒体也鼓噪起其他的鸡毛蒜皮,不怎么追击科尔了。基民党认罚后沉落了一阵子,借社民党施若得总理改革转型不成功的机会,基民党在默克尔的率领下卷土重来。默克尔很能干,因为作风踏实很得人心。已经连任两届,好像很有希望再连任。

基民党起来了,科尔也不再是嫌疑人。到他上个星期辞世,科尔已经成了德国的大英雄,被各个党派的政治家首肯,授勋和国葬的荣耀照亮了这个“统一之父”。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