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青年马克思】  

2017-06-08 00:45:08|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星期前,看到电影预告【青年马克思】,很想着要去看。

奈何自己没有一个人去影院的习惯,又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同观。倒是有同事期间约着一起看电影,却都是喜欢超级英雄打魔怪的选项。

我绝不为那种电影费钱费时间。

可自己钟情这等冷门,注定了没有同好,心下不免惆怅。

昨天是复活节的星期天,传统基督教徒的开斋节,去老埃家吃羔羊肉,饭后老埃又搬出红酒,还是度数挺高的那种,他老婆不甚乐意他这么有餐必酒,仗着大家熟悉认识十多年了,当众就不给老埃好脸色看。我为了缓和桌面形势,东拉西扯说起【青年马克思】,抱怨在德国没有革命同志。埃婆一听,大为兴奋,不顾脚伤未愈,马上查了电影院和放映时间,要当天晚上就和我一起去看。

形势急转,两个吃了羊肉没酒喝的男人垂头丧气告别,两个对羊羔肉没什么兴趣的女人却被忽然打了鸡血,兴奋相约傍晚在城里一家很古老的电影院门前碰头。

 

去看这电影的,都是50岁朝上的观众——不意外。

不是宽银幕,没有什么震撼的音响。影片从贵族在树林里赶杀拾柴穷人,《莱茵报》被普鲁士警察查封,马克思毫不畏惧也毫无愧色地和同伴们在囚车里相约再去巴黎办《德法年鉴》开场,写尽1840年大工业革命时代穷人的悲惨,和阶级矛盾的激烈。仿佛只是个例子,影片穿梭到英国的曼切斯特,恩格斯纺织厂的女工们正奴隶似地工作着,工人的不满和苦难全在他们的表情里。老恩格斯在工厂里训话,毫不留情地开除带头要求休息的工人,资本家的儿子“小佛理迪”一头金发,一派风流少年的风光,一面替父亲看管分厂,一面写着对工人贫困状况的观察报告。

 

在这部电影里,马克思是个被各国警察驱赶的人,因为他是极端主义份子,换做是今天,极端主义份子怕是要坐牢的。那时候的青年主笔马克思有耶拿大学的博士头衔,有一头犹太人的黑色卷发,一副才华满腹,不把世界放在眼里的不驯表情。他出生前,他父亲为了自己在律师总会的地位,放弃了家族犹太教信仰,加入了天主教。这个举动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很难理解其意义,但我今天能理解它是多大的背叛,多大的牺牲,估计马克思对宗教(基督教)持批判态度,和他家族的信仰动摇关系很大。

他的运气有二:一是娶到了姓名里带“冯”字的燕妮,贵族+非犹太人+漂亮+聪明。二是遇见了喜欢他的思想,跟他几乎看法想法都一致的资本家阔少恩格斯。

燕妮阔绰的家族背景没被展现过,但她的多种语言能力被通过几个细节表现了,她翻译解读马克思手稿,理解马克思言论,会提升其主题意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第一本书时,一面共同阅读当时很有名望的神学哲学家Bruno Bauer赠送的书,一面共同嘲笑他的见解(BB提倡用思辨带动历史前进),我觉得那场景和我与同事评论时事或同看一本书时是一样的,当然水平不一样。文章成了,燕妮笑称这是《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电影中马、恩听了一时愣神,等悟过来,抚掌大笑,当即悦纳此句为书名(不过出版商还是建议用《神圣家族》(Die heilige Familie)作书名)。这个情节我想可能是真实的。

这电影视点单一,除了马恩和燕妮,其他人物连角色都算不上,是一支跟着马克思的狗仔队在追拍潮人。所以故事情节也是单线的:他被普鲁士驱逐,自己放弃国籍当无国籍人,莱茵报查封后他被放出来,驱逐出境了;在巴黎老马一面著述,一面去劳工局申请挣钱的小工职位。不过他太盛气凌人,大概唤不起那官员的同情心。马克思因此必须写信向恩格斯求援。

他和燕妮有儿女,陷入贫困无计解脱,可他们的生活状态却真还是相当有尊严的。可见那时候靠着笔杆子生活,人贫位不微。影片中他们一直在和不同的社会主义者交往——那些人都是名流、大学教授、议会议员、……。

恩格斯是陪衬,是个对马克思很欣赏崇拜,几乎怀着情人般感情的靓丽陪衬。不过这电影太过神化马克思。马克思那时候不是什么人物吧?起码不是工人领袖也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个有想法,并且努力写下想法,在不停地阐述、批判、辩驳中升成了自己的学说。影片里却让他在几场社会主义辩论会场上,用神一样地神态坐着,他的一颦一笑似乎都能让台上的演讲者顿时幼稚可笑起来。影片中成功的地方是,展示出了那个时代的阶级对抗,它是通过让这种对抗成为知识界的关注焦点来证明阶级对抗的严重性。

不仅仅只有马恩,知识界不少名流都愿意站在无产阶级(Proletariat)立场上,批判资本主义。但是他们多数是提出改良主张的,只有马克思是坚定地主张暴力推翻埋葬资产阶级的。他声讨一切和资产阶级(Bourgeois,念音是法语“波一及哇”)进行阶级调和的思潮,在和各个社会主义思潮代表人的来往中,他见一个得罪一个,放弃团结,放弃统一战线,放弃成为工人领袖,不屈服的坚持着自己的“推翻”、“斗争”、“实现共产主义”等等主张。

 

电影里闪过好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散场后我还能说出这些机会主义或修正主义者的名字,比如格林、费尔巴哈和蒲鲁东,埃婆笑道:你比我还了解德国的古典社会主义思想。

废话!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