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姑苏城外紫金庵  

2017-10-25 02:54:58|  分类: 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在上海住了二十多年,可人认自己的童年为根,我因此一直当自己是北人,不喜欢江南的一切,烦它黏糊温吞,没一点带力度的东西。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反正是已经当了很多年海草的时候,一个春节后,同学寄来一张贺年卡,卡片上面一片桃红,桃花深处有几间江南小屋。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间小屋忽然牵动了我的愁肠,耳边莫名其妙地盘旋起越剧的调子,哼哼着,朝着那桃花小屋大哭了一场。

 

这次回上海本来是铁了心在家侍奉父母,哪里都不去的。谢天谢地,父母安康,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其实没那么需要我在他们身边打转。

国庆节后的一日,小佛打来电话,问我愿意不愿意去一个古庵,愿不愿意闻着桂花香味喝茶,当天就打来回。

太愿意了。哪儿啊?

紫金庵,在苏州郊区的东山。

 

选定的这日,已经过完了国庆长假,高速公路上车不多了。

天色阴沉,下着密集的小雨。

老叶开车,小佛和我坐在后座上,一路闲聊着,老叶说:天气不好,但是烟雨江南,那是别有一番风韵的。

我也这么想。

 

1982年,也是国庆节前后,我去过我“娘子”的家乡——嘉善王店。

那几日也是下这样的细密小雨,田野里静静的,雨丝是温润的,池塘里游着白色的鸭子,田边长着红豆,开着蚕豆花。娘子带我在小河边摸上来好多的螺丝,还在梧桐树下捡了许多的梧桐子。那时候的农田里,有着说不清是植物还是泥土里传上来的香气,沁人。

那天我们真脱了鞋,“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听那脚步噼啪噼啪的响。”

后来说起江南烟雨,我就记得烟,并不记得雨。烟是水烟,在南湖上看见的,菱角满湖,绿色的上面,灰色天空的下面便是水汽氤氲。

而雨,那个在我们的歌声笑声里润物细无声的细细雨丝,哪里能叫雨呢?

 

城市扩张得真厉害!车子开出去好久好久,才开始看到我记忆里的乡村小楼。也没几幢了。

接下来,便看到了大大小小小的池塘,看到接天莲叶了,果然是无穷碧,因为荷花莲花们应该都已经谢幕了,只有莲叶还在,大大的绿色荷叶。那叫我流泪的小屋,直接站在荷塘后面。

老叶停车,让我拍。

我拍了好几张。唉,拍得出来么?

 

公路宽敞,车辆稀少,路面被细雨润泽,没一丝泥土污垢,全是干净的深色。

公路的一边,是河塘;而另一边,则是烟雨空蒙、一望无际、水天一色的太湖。

我从来没见过太湖,以为它是个比西湖逊色些的湖(因为没那么多的文人墨客为她抒情嘛),而且只应当在无锡,想不到在这里邂逅了它。而它是这么的浩渺,在这个什么都被雨涂抹成淡灰色的天气里,在没有行人游客的栏杆那头,简直是海一样的啊。

 

路边很稀落地有些小贩出现了,卖菱角卖甘蔗还是卖螃蟹,不重要,仅仅是听见这些名字,就叫人好生振奋。

 

我们在洞庭饭店前停了车。

(太湖边上出了洞庭,湖仙串门呢。)

杨梅酒、大闸蟹、荷塘月色……。那道“荷塘月色”是用脆生生白花花的莲藕、菱角炒了绵糯的白果、劲道的鸡头米做出来的,几乎全是“月色”,饭店门口看见小贩们用荷叶盖住羊肉在叫卖,想必这里莲叶是常用的,若衬在这“荷塘月色”下,该是什么风景呢?

自顾自这么想,并不耽搁下箸。吃着大闸蟹、炒螺蛳、炒鳝糊这些特别合我口味的下酒菜,配着久违了的杨梅酒、梅子酒,无限惬意。这店家会做生意,店堂中庭,放了一长溜特大罐子的泡酒,看着勾引人。杨梅酒是将新鲜杨梅泡在白酒里,喝杨梅酒等于是喝白酒。这酒我爷爷家以前常备,闹肚子时,爷爷给喝一食匙就够我整个人都热乎乎了。今天吃这个酒下菜,感到酒力大了。倒是没担心会醉,和小佛对饮,醉又何妨。倒是老叶辛苦,当车夫,喝不得酒。

小佛叫酒不含糊,一壶杨梅酒空了,又叫了梅子酒续力。不过仅仅两盏下肚,她便脸泛桃花了。

 

酒足饭饱,刚才路上小贩给扇起来的购买欲又升起来了。

我特别想菱角。菱角是个出了湖区就吃不到的稀罕之物。记得在北京吃过黑色两角的,在南湖吃过绿皮四角的,这里的菱角呢?

洞庭饭店出来不远,就是当地的市场。小贩多数是上了年纪的农妇。不过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卖菱人却是个老汉,他桶里的菱角是绿色的。

问他,这是嫩菱吗?

老汉说:这是老菱呢。(好实诚!)

于是再转一摊。是个老婆婆在卖菱,水红的颜色,三个角,泡在带泥的水里。

问她,可是嫩菱?

“是啰!很嫩的。”老太太马上掰开一只给我们尝。红皮之下鲜嫩的白色露出来,好新鲜啊。

 

在这个市场里,看得到农人原始加工的许多的东西。我买了一个农妇自己腌制的蜜饯,偏甜,苏州人的蜜饯,后来在回来的飞机上被我一口气吃掉半包去。

老叶在这里如鱼得水的,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小佛得挨着店铺叫遍,才在一家铺子里听到响应。老叶已经就着老板泡的碧螺春,在铺子里看好了白果和鸡头米,只差要盘下碧螺春了。

小佛和老叶最好玩的购买方法,是看好了鱼叫老板给扣在水池子里,自己再去买盛鱼的桶和盆。待到两人带着家什再现,感觉是他俩敲锣打鼓来取鱼的,太逗了。

提桶拎盆的小佛自己也热闹,笑得花枝乱颤,害我拍的照片全是模糊的。

 

这太湖里的水产太丰富了,看了都叫不出名字,只有螃蟹、甲鱼、蛏子、蛤蜊、巨大的河蚌是我确定的。这里的渔民真是生活在宝库里,跟歌里头唱的一样,鱼米之乡,鱼米之乡!

 

就这么肆意逛着,我们还是到了紫金庵。

居民少了,市场没有了,豪华的乡间别墅护送着我们一路到庵前。

听到“紫金庵”三个字,脑子里现出的图景是个破败的尼姑庵,很小的院落,四周有古树(包括桂花树)。可得了门票进到园中来,发现我的设想大谬不然。

作为国务院级别的文物单位,这个庵已经被修缮一新了。石子路面是精心铺设的,植物是按照设计栽培的,黄色的院墙绵延不断似的环绕着带果园的庵,这黄色的墙在雨中显得特别纯净。

正院门前,有两个石雕小兽镇守着。这俩小兽丝毫不凶猛,伸展腰肢的动作甚至很柔媚。与其说他们是镇守,不如说是迎宾的呢。

果然江南这地方,什么都凶不起来。

 

我相信,这紫金庵在成为国务院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前,只有罗汉堂一处院落。

院落内盛开着相传有600年历史的两棵桂花树。这个庵却是有1400年历史的老庵堂了。它的主殿就一个(一殿一堂),中间是三世佛像,菩萨像,两侧是十六罗汉像,(还有二十诸天和四大天王的塑像)。规模不大,但是罗汉像很有看头,应当不是新修的,因为每个罗汉都带着很有个性的表情,有呼之欲出的生动,没有那种批量化生产的匠气。

 

庵舍新修的部分,并不损害庵堂原有的气韵,相反,倒是把江南园林特色嫁接进来了:漏窗透、长廊遮、封了不封绝,隔了不隔断。游走廊内,步移景换,把个小院错落成好几道风景。特别是一个个小小的月洞门,可以让本来一眼望尽的院落,变得望不尽。眼睛真给骗够了。

我们坐稳时,时间已是黄昏,游客正在散去,只留下两树桂花香伴着我们和我们面前的三杯碧螺春。

雨到这时更添一层迷离,坐定再看那扇小庵门,特别是门上方的瓦脊,感慨它在老桂树的掩映下显得这么古朴清幽,可以百看不厌。看着看着,看出了亲切,觉得这不该是庵门,倒像是寻常人家的院落。想必这里以前的僧尼,曾经过着很人间烟火的生活。

问这里的人,以前这里可有尼姑居住?

奇了,人家说这里从来没有过尼姑,只是因为它比庙还要小,所以称庵。还说当地百姓非常喜爱这个古庵,知道红卫兵要来砸四旧,都把孩子送去庵堂里,将那里变幻成课堂,就这么守住了这个罗汉堂。

 

看了百度上关于紫金庵的资料,对它有没有住过人,没看出答案来。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