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在上海赶潮  

2017-10-05 14:45:44|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接受更新换代都是被动的。

当年数码相机占相机店一半柜台时,我还买了一个胶卷相机。不是守旧,只是懒得理解新东西。

后来,我倒是比较自觉地用上了电子信箱和博客。满以为这方便趁手极了的东西要维持下去了,殊不料,手机摇身一变成了小型电脑,手机又一统天下了。

我就是抗拒,不管世界如何变化,我当鸵鸟不看世界。我在德国有好多不用手机的朋友,我们相互安慰和鼓励。

 

可是在上海,仅仅因为身处此地,我的想法就变了,变得很想玩新东西。

上海,果然是魔都。

 

去年回家时,为了去参观各处养老院,用了滴滴打车。

为了嘀嘀,又用了网银。

现在开一个户,要填一堆单子,因为同时开通普通账户、网银和手机银行。普通账号、网银账号、手机账号加上流水号一共要设四个密码。

在德国,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预约,然后一个办公室里坐着,办事员跟你就着一杯咖啡之类的面对面坐着,语重心长地逐一给你讲清楚要办什么,为什么办,办完怎么反悔。

上海可赔不起这个功夫。

那个下午晕,银行工作人员极其防范地缩在窗户厚玻璃后头,这厚玻璃该叫墙,隔音墙。隔绝两边,让宾主说话时特别不公平:银行想说就开麦克风,一个喇叭对着你下命令;而你想说话时,他们可以不理你,忽视你。

女员工态度无可指责但脸色冰冷,纤纤玉指在电脑前一阵敲打,还夹杂着盖章、跟同事说话或者聊天。

就在我觉得人家在办公,没有我什么事的时候,窗口里忽然递过来粉红色薄纸一张。

随后,这样的情景便接二连三。

要我签字的粉红色薄纸上,用蓝色5号字体紧密地打着几行字。

不知道我是被高估,还是被低估了,她根本懒得跟我解释什么。我问一次话,用复合句,祈使句;人家回答用简单句,反问句+命令句,声音通过麦克风传过来,没有一丝商量质疑的余地。

进行那样的对话,是如此吃力的事情。

 

我本是乐于和合同汉字打交道的,这时节没力气了,生词太多;问话都得不到解释性回答;营业员动作和语调里都满是急迫。

于是我对麦克风完全服从。基本上只知道签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签什么。

奇怪的是,正因为这种不容置疑的态度,和没有情感的操作,反而让我觉得她一点想害我的兴趣都没有。我们像是排队打防疫针的孩子,虽然护士冷冰冰不耐烦,但是她是在履行帮助我们防病的职责,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去思考的。

每签完一张或数张粉红色的单子之后,就在一个窗前的小机器上输入密码。输入一次后再自己核实了重新输入一次。很快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给什么内容套什么密码了,因为有要求8位数的,也有要求6位数的,还有要求字母加数字的。回来拿我随手所记的来试用,密码几乎都有问题。于是只好隔天又回去问。银行的工作人员看见大叔或者大妈级别的人物来,都知道会被纠缠,于是配备专职人员给他们。比如上海银行襄阳支行的大堂里。就有个“解释经理”,不坐在窗户后面,而是陪着各位求问者在电脑上学操作。

 

有了网银、支付宝、微信支付后,我又觉得革命成功了。

 

一成功就有些得意忘形。我开始开导我家老先生,叫老人家也用用微信,说这样不但接受信息快,还可以完成网上付水电费之类以前必须跑腿的事情。

老先生是我的顽固抗拒新生事物态度的加强版,闭关自守的加强版。

他老人家说:报纸上登了,电视里播了,网上骗子多,不能随便开网银。我现在付水电费找人用手工盖章,还被人弄错当没付过呢。这微信支付无凭无据怎么行?

嘿嘿,这类理由我倒是没用过。

 

我也没多明白这网上的事情,不过当我遇到比我更不明白的人,我就觉得我是明白人了。

老先生现在天天受我的启发开导,被半强迫地学习使用微信。

 

既然开始假装先进,咱就要把社会上流行的那些事物,避重就轻,避难就易的实践一下,起码玩给我的“学生”看看。

这几天我开始“淘宝”。

前天设立账号、海选商品、订下货单,昨天开始,所订纷至沓来——我很觉得这成语用在这里,一点也不夸张。

速度快啊,果然是“今天订,明天到”。

我在网上逛街,逛得野了心,不知道自己下了多少订单。不过第一样送上门的货物,是给老母订的衣服,看着很美,拿到手里,老太太马上反悔了,说太厚又太紧身。

于是我马上得学会找快递公司帮我把货物寄回去退了。

问小佛,她随口说了“顺风”快递。我于是打了他们的电话,预约好了时间。

虽然以我的运气,交付货物的那个时辰是什么事请都赶到一起了,闹得鸡飞狗跳。但是我好歹是把货物退回去了。老妈看着那被错误地址忽悠得满头大汗的快递员,心中老大不忍,给了15元。那衣服本来的价值大概才70元。

后来和同学说起这事情,同学笑我,顺风大公司啊,当然贵。寄回去你找大公司干什么?

原来上海的快递公司跟早年的杂货店似的,多如牛毛。快递员算得上是漫天飞舞,据说还都抢时间争速度的。这个状态和德国那寥寥几家快递,遇到周末和节假日还不干活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啊。

 

我太贪心了。

光书,就多的叫我害怕。

谁叫我订这些书啊?印这些书用什么鬼纸,怎么把小说搞得这么沉重?

愁,还买了石头重的香座、铜器瓷器……,都是看着好看全无实用价值的东西。

怎么运得回去啊?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