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日志

 
 
关于我

此命为人性巧心灵,能假成真,口快心无,恩中招怨,君子钦敬,小人嫉妒,骨肉无援,志在四方,身心健康,前运乘荫少重树,中限轻财,大运交来,声明可望,万业焕新,名利振建,五人金石皆至,发须有心田,以后小事宜注意,才有子媳,寿元八十三, 卒于三月之中。

网易考拉推荐

养老院不会是地狱 (通信)  

2018-01-31 19:54:46|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描述的老人不能圈在老人院里的理论我理解。


我很想给他们找到在家伺候的人。小顾(现任钟点工)不是给钱会不会来的问题,而是她不愿意做身体护理。她在医院时(他们曾经同住徐汇区中心医院),有一次我父亲急着上厕所,但是自己不能起来,她看着,却不动,当然她是认为护工应当来,而且没有培训过,她一个农村妇女,肯定不能逾越心理关卡。


我家老太太不会接受小顾以外的,其他的“乱七八糟”保姆,这是问题症结之二。

中国没有一个家庭看护监督机构,没有培训的保姆和护工,这支队伍浩浩荡荡,但是人员素质无法评估。一个保姆好不好,不是两个星期就可以看得出来的,需要我常驻观察。因此把他们交给一个从中介机构找来的保姆,我也不放心。
青松城有老干部活动室,保持对他们开放。但是几经人事变动,现在当差的各级经理,对“老干部”与否并不是很在意,他们是营业单位,是一个经济团体,而我家老干的心态,还停留在“这个宾馆是为老干部而办”上。二老出院后,希望到青松城入住,经理拒绝他们入住时,已经很合情合理地说明了:这里不是养老机构,没有配备专业人员,不能应对。按照老太的说法,他们对老干部没感情,也不懂得去关心照顾“真正的老干部”。

其实,被当成老干也是尴尬的,现在民政局不管他们,因为他们由老干部局管;可实际上,老干部局也不管。他们只是管一些面上的事情,做几件“工程”和不知道针对什么族群的“实事”,到遇到具体事情时,他们都不知道能怎么做。上次我去电话问询老干局,看能不能说服青松城照顾一下二老对他们的感情,让他们入住时,人家马上问:都这么老了,怎么不去养老院?

我倒不觉得对方说得不对,只是不明白既然都有出路,那要他们存在着做什么?

而他们,竟然也不明白这等高龄老人还找他们干什么。

 

上海很现代化了。那么养老这个社会问题,应当要由社会机构去处理。如果只应当由子女处理,这就不够现代了。按照现代的方法,老人的能力会被医生定级,定级为部分自理能力丧失的话,就要由经过培训的社会工作者来定期检查他们的生活情况,并且协助完成诸如和公家机关打交道的事宜了。

我于是上网查询上海的社工如何聘请。

结果,看到了不少的口号,不少的宏伟计划和不少的招聘启事。却没有找到聘请一名社工的方法或者途径。

 

你说让他们的心理得到护理就要回家。我却认为让老人回家首先是要解决吃饭的问题。他们长期依赖青松城的午餐,每日晚上吃中午带回来的剩菜。其实哪怕是简单的热一下菜,也让他们精疲力竭。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万分留恋这样的生活,每天风雨无阻的去。现在不让去,说养老院有饭吃,有活动室可以活动,也可以读书看报会友,有中央空调保证不受冷热侵袭,二老还不愿意。他们宁愿回到一切自理的家里,每天叫出租车去青松城。

叫车对两个行动不便、专找早高峰出行的老人,是一场冒险游戏。

我跟他们一起叫过车。如果我一个人站得远远的,叫上车了,他们赶过来还行,换他们叫车,司机会视而不见,除非碰上有同情心的。

滴滴打车需要网上支付,我父亲死活不肯使用网银,而且网上约车的功能再简单,他也抗拒使用(这是老人!)。

再则,网约车要给起始地点和终点,司机看见他们去的地方太近,是不理睬的。我试过约车半个小时也不来车的状况。而且我理解司机们。一是出租车赚不到多少钱,二是——中国有老人专门自己撞车或者在路上装病,谁帮忙就讹诈谁,说是被对方撞或者惊吓的,要求送院检查。多数路人没那个时间,就会掏钱了事。这个叫碰瓷,这是现在大家都不敢碰老人的原因。

他们在杨树浦的老人院因为昂贵,里面住的也都不是普通人。老太说那天她哭哭啼啼回老人院,老人院的护士护工都涌上来嘘寒问暖,送到房间后安慰她很久。后来在食堂,旁边的老人(基本是大学退休教师)一定要她跟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大家说开心的事情。老太说她开始不愿意,怕难为情,那些老人不由分说,搬起她的饭菜就送到自己围坐的桌子上了。老太说她想通了(我认为是暂时的),她要留下来。


告别习惯很痛苦,开始新生活很痛苦,所以要早早开始,在自己还能调试的时期开始。结交新朋友,开始新生活,对老人的身心一定有好处。如果回到过去的生活,充满风险不说,迟早会有不能动的时候,那时候想被护理,老人院是不收的(他们会有一万个借口)。你知道,由一个护工照顾一对老人,“久病床前无孝子”,护工也会厌倦而发生虐待老人的事情。所以德国的老人服务机构,护工是培训多年的护理专业人员不说,机构还严格规定护工工作时间,而且严格规定护理团队的轮换制度。上海的老人院不能说有怎么健全,但是起码护工是受监督的,是轮换的,不是一对一的固定人员,不必担心身强力壮的雇员对抗无能为力的东家这种危险。


还有,我父亲有脑萎缩,希望不至于是老痴,但如果不幸是,老太是伺候不来的。小罗的祖父就是老痴,身体很健康,记忆中有空白,健忘,或时常发愣。现在单独住进老人院,而他的祖母,现在还是住在家里。连这么有钱并且有子女在身边(小罗父母和祖父母住上下楼)的人都不能伺候,怎么想象我父母在那个叫谁都难的地方单独住?


我知道你发誓不去老人院,我告诉你我去,自动去,还活动自如的时候就去。那个法国爸爸说他会在一符合条件的阶段里就去老人院,在那里教大家打太极拳。

相信老龄社会里,进老人院的人多了,老人院会是个引人注目的话题和社会关注焦点,在这种形式下,老人院只会越来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