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2017年10月26日

2017-10-27 0:28:25 阅读27 评论1 272017/10 Oct27

把《邬头说古》给邬头看,以为是同事间的谈笑记,以他嘻嘻哈哈的作风,会嘲笑我几句,不当一回事。

不想邬头认真写了一信回我。认真矫正几处枝节,希望不要发表。

觉得他是心里不安。

 

想起来了,那时候过来的人,最怕“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最怕被记录了。

我的行径如果倒回去四十年,很可能害死人。

虽然内容只是对某种人性的歌颂,寡淡得很,

为老人能心安,还是撤了。

作者  | 2017-10-27 0:28:25 | 阅读(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姑苏城外紫金庵

2017-10-25 2:54:58 阅读40 评论12 252017/10 Oct25

虽然在上海住了二十多年,可人认自己的童年为根,我因此一直当自己是北人,不喜欢江南的一切,烦它黏糊温吞,没一点带力度的东西。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反正是已经当了很多年海草的时候,一个春节后,同学寄来一张贺年卡,卡片上面一片桃红,桃花深处有几间江南小屋。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间小屋忽然牵动了我的愁肠,耳边莫名其妙地盘旋起越剧的调子,哼哼着,朝着那桃花小屋大哭了一场。

 

这次回上海本来是铁了心在家侍奉父母,哪里都不去的。谢天谢地,父母安康,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其实没那么需要我在他们身边打转。

国庆节后的一日,小佛打来电话,问我愿意不愿意去一个古庵,愿不愿意闻着桂花香味喝茶,当天就打来回。

太愿意了。哪儿啊?

紫金庵,在苏州郊区的东山。

 

作者  | 2017-10-25 2:54:58 | 阅读(40) |评论(12) | 阅读全文>>

老的人,老的事

2017-10-15 7:45:29 阅读36 评论5 152017/10 Oct15

(一)

我老爸有个让老妈深恶痛绝的习惯,就是不丢东西。

他老人家崇尚节俭,虽然他这一辈子没特别贫穷过,但他对物件的珍惜,胜过一切穷人。除了收藏些在一定年代流行的时髦东西例如留声机——电唱机——四喇叭录音机——组合音响外,他还收藏所有已经损坏的东西,期望有亲自动手修复它们的机会。父亲本能地收藏着到手边的所有精致小商标、小牌子、小绳头、包装袋盒;收集大小各异的瓶瓶罐罐,破损的铜头铁脑,对他来说,它们都不是废物,都有被用上的那一天。。

虽然天天恼怒老伴“囥垃圾”,表示和这种陋习势不两立。但其实老妈的节俭习惯和老爸也差不多,只不过她的节俭完全是另外的方式和方向。比如她至今仍使用三十年前的竹竿晾衣服,使用搓板预洗衣服后才把差不多已经干净了的衣服扔洗衣机里“转几圈”。她使用的衣架破旧到塑料皮脱落也不肯换新,因为新衣架的脖颈没有旧衣架那适合竹竿直径的弧度。

作者  | 2017-10-15 7:45:29 | 阅读(36) |评论(5) | 阅读全文>>

骑车的事情

2017-10-14 9:13:43 阅读45 评论11 142017/10 Oct14

用过几次共享单车了。

用黄色的ofo小黄车,满地都见它,是它找到我的。

我那天无师自通开了锁,从有自行车道的小路(康平路、宛平路、湖南路等)开始,一直骑到徐家汇的肇嘉浜路,大转弯上南丹路时,所有的电动车和自行车都在超我,我却不敢超别人。就在我左顾右盼之际,路口的警察弟弟一伸手帮我制止了想超我车的轻骑兵们,示意我先行。

我那份感激啊,以前对警察的深情厚谊全回来了。

 

早年回沪,叫同学让我开一下他的车,一向慷慨的同学这番是死活不肯,说不想我车毁人亡。

至于吗?我车龄这么长,在不限速的德国高速上常玩追赶游戏。有次弄错日期,惊觉后,一晚上从法国南方开回德国北方。赶着那是半夜,穿过整个瑞士时都没见到几辆车,特适合瞌睡……。

咱开车沉着冷静鲜有差错的。就是在恍惚状态下,去年底和今年初连撞两次,一次撞路牙扎了胎,后一次撞了栏杆。

作者  | 2017-10-14 9:13:43 | 阅读(45)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在上海赶潮

2017-10-5 14:45:44 阅读38 评论8 52017/10 Oct5

我接受更新换代都是被动的。

当年数码相机占相机店一半柜台时,我还买了一个胶卷相机。不是守旧,只是懒得理解新东西。

后来,我倒是比较自觉地用上了电子信箱和博客。满以为这方便趁手极了的东西要维持下去了,殊不料,手机摇身一变成了小型电脑,手机又一统天下了。

我就是抗拒,不管世界如何变化,我当鸵鸟不看世界。我在德国有好多不用手机的朋友,我们相互安慰和鼓励。

 

可是在上海,仅仅因为身处此地,我的想法就变了,变得很想玩新东西。

上海,果然是魔都。

 

去年回家时,为了去参观各处养老院,用了滴滴打车。

为了嘀嘀,又用了网银。

现在开一个户,要填一堆单子,因为同时开通普通账户、网银和手机银行。普通账号、网银账号、手机账号加上流水号一共要设四个密码。

作者  | 2017-10-5 14:45:44 | 阅读(38) |评论(8) |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3日——东东来访

2017-10-4 20:04:35 阅读10 评论0 42017/10 Oct4

这几天找到北了,不但找到了正确的小菜场,还找到正确的方法娱乐父母和自己。

拍拍自己的肩膀。

 

连做两天荤素大餐,基本把自己想吃的都煮过了。念着明日中秋要会亲戚大吃,昨晚饭桌上和父母说起今天想简单吃,只做个洋面,这面的特色就是荤素俱在,制作简单,就是加了番茄汁和意大利香草的炸酱面,香味是四溢的。

以为父母会抗拒,不想他们连声叫好。

看来上海人吃外食确实开放,连我家固执的老人也这么开放。

 

今天中午,就这么巧,三十多年不见的堂兄东东上午来访。

东东学中医的,却在捷克当了一份华人报纸的主编,满欧洲转悠,我们能在上海碰面也奇迹。

我们都特别激动,记忆里彼此都是半大的小孩儿,现在彼此都是熟透了的成人。

作者  | 2017-10-4 20:04:35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2017-9-27 15:22:59 阅读49 评论11 272017/09 Sept27

父母这么喜欢德国巧克力,喜欢一些奇怪的坚果,于是我给自己弄了30多公斤的行李,箱子里全是这些吃食。

这次飞机上点了红酒,喝得猛,一路好睡。

电视记录片看了一个,好像叫《我在故宫上班》之类的,看看故宫里文物修复的那些人。

桑德拉说,番茄汁和红酒在高空时喝,味道比在地上好很多。说得不错,我上飞机只喝这俩,它们没辜负我。

 

谢谢这一路好觉,回来似乎时差都没有。

 喜见父母安康。老先生固执来机场接,弄得亲戚们不安,来助阵,我觉得被接得声势浩大的。

 

昨天暴雨冲刷了这个城市,洗去了喧嚣和嘈杂,也洗去一层夏意;今天太阳回来了,但空气还是湿漉漉的,水汽让阳光变得朦胧,让树木的绿色更深。上海的秋意不浓,还没有黄叶秋风,只是绿荫下已经没有了知了的鸣声。

作者  | 2017-9-27 15:22:59 | 阅读(49)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洋中瓶子漂在瓶中的洋上

2017-9-7 0:41:18 阅读69 评论4 72017/09 Sept7

我叫自己是洋中瓶子,只是因为喜欢的一幅画。

 

这种画风接近木版画。

画面上是个透明的瓶子,仅仅是一个瓶子。

瓶子里面,才有为小船诞生的大海

还有为照耀诞生的半边红日,粉红色的天空。

 

大海上航行着一艘纸折的小船。

纸折出来的小船上面,

躺着个

不会有重量的人。

 

那人,

衬衣长裤,贝雷帽——该是个诗人。

该是个造下这海洋和天空的诗人

该是个在自己的情节里漂浮得很舒服的诗人

 

这画家画的其他人物也都男女莫辨,只有优雅清瘦,

柔弱玉立,仿佛一支易折的花朵,

作者  | 2017-9-7 0:41:18 | 阅读(69) |评论(4) | 阅读全文>>

蔡京的经济观

2017-8-30 23:36:10 阅读38 评论0 302017/08 Aug30

作者:陈雨露  摘自:《中国是部金融史》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瓶语:

传说宋朝已经有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有了各种现代的经济调控手段。可这么先进的宋朝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一个人的生命基本不会超过一百年,去掉天真烂漫的孩提时代、耳聋眼花的耄耋之年,能建功立业的时间不过四五十年。短短四五十年的生命,无论名垂青史或者遗臭万年,任何人想在史书上留下一笔都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皇帝也不例外。

无疑,宋徽宗赵佶实现了这个目标。


赵佶在中国历史上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因为他和李师师的风流艳史,甚至不仅是因为他

作者  | 2017-8-30 23:36:10 | 阅读(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没诗意的故事和雄辩的毛病

2017-8-14 1:29:20 阅读51 评论6 142017/08 Aug14

(一)没诗意的故事

最近看完了两本过时的《小说月报》后,一下子还收不住想看汉字的愿望,于是把人家一并塞给我的池莉小说集又翻开看了。看着看着,又觉得被骗了,倒好,止住了想看汉字的渴。

德文的小说,据说很棒的小说都在书柜那里冷落着。一本君特·格拉斯的书被我压在闹钟下面很久了,大概已经心甘情愿地当了底座。当年看了他的生平介绍,曾经想无论如何要看一本他的书。

可他的书这么无聊又这么琐碎,我没看几页,就没有了翻动的愿望。

 可是看过君特再看池莉,明显不对。一个沉厚到扎不进去,另个肤浅到想扎个猛子却撞到了池底。

 

池莉的小说里,以前有一篇我看了挺喜欢的,好像叫《你是一条河》之类的。写一个农村妇女的一生,调子冷冷的,当时看了相当喜欢。可是,那同一本集子的后几篇就不太好

作者  | 2017-8-14 1:29:20 | 阅读(51)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