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洋中瓶子

是日记不是天天写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2017年08月13日

2017-8-14 1:29:20 阅读18 评论0 142017/08 Aug14

(一)没书可看

最近看完了两本过时的《小说月报》后,又开始看池莉的小说集子,不为别的,就为了看汉字的东西。

德文的小说,据说很棒的小说都在书柜那里冷落着。一本君特·格拉斯的书被我压在闹钟下面很久了,大概已经心甘情愿地当了底座。当年看了他的生平介绍,曾经想无论如何要看一本他的书。

可他的书这么无聊又这么琐碎,我没看几页,就没有了翻动的愿望。

 

池莉的小说里,以前有一篇我看了挺喜欢的,好像叫《你是一条河》之类的。写一个农村妇女的一生,调子冷冷的,当时看了相当喜欢。可是那本集子的后几篇就不太好看了,我当时已经决定再也不看她的小说了。

可仅仅是因为手头没有纸质的汉字小说,我就又看了池莉,是借给我《小说月报》的朋友一并带过来的。翻开第一篇就是我看过的叫《预谋杀人》,后面还有几篇我没看过的。

作者  | 2017-8-14 1:29:20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5日

2017-7-25 22:01:26 阅读26 评论0 252017/07 July25

有个女友,一度叫我很痴迷。

她灵气,敢想敢干又能干,朝气(正能量)足。

她还有湖南人的直爽,自然,干脆,知道不少“我奶奶说的”旧时民俗,或者迷信忌宜的知识杂烩。

每当遇到事儿,遇难解的题,我都喜欢跟她说。她不但每次必有直观的方法,而且还能把交谈中的思考旁支给掐掉。让事情变得简单明了。

最喜欢最喜欢的,是她直言不讳,骂人不伤,不绕弯的直捣痛处,却让你在被揭穿之后,感到轻松,感到痛快,感觉不到尴尬。

 

可最近我发现我和她难以沟通了。

她在北大教书育人,研究生态修复。很崇高的职业,整天见她满世界跑着开会,主持了不少环境修复的项目。

最近我看到一则不算新闻的视频报道,说有对夫妇带俩孩子,在云南做了好多年的还原热带雨林的工作,他们主要是把以前过度

作者  | 2017-7-25 22:01:26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哥只想去买个菜

2017-7-13 22:52:46 阅读27 评论3 132017/07 July13

写汉堡的人民,对一个他们不乐见的事情,是怎么娱乐的。这文章写两次,避开这词那词,还是被拉黑了。一股闷气郁着,倒是非想放出来不可了。

似乎新浪不那么蛮横。

所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0ab07e0102x4v1.html

作者  | 2017-7-13 22:52:46 | 阅读(27) |评论(3) | 阅读全文>>

过时人之间的通信

2017-6-29 20:13:43 阅读38 评论8 292017/06 June29

虎总,
对你说的三点上海新气象,我去年回去就体验了。不过去年时,交通卡充值还可以在地铁车站进行。

现在这个转变,我觉得是灾变,因为这是马云的垄断在升级。


他的|“支付宝”现在正取代所有的智能卡,让人们一切在手机上进行:
1. 叫出租的“嘀嘀出行”,用手机呼唤车辆,司机用手机地图导航并定向,乘客下车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首开坏例子,一是打击严重打击了出租车业,因为它鼓励私车变成“顺风车”,因为每个会用导航系统和卫星定位的车主都可以随意载客,去年就听出租车司机说外地司机(只是有私车的外地人)抢生意,上海的出租车司机不能竞争,已经锐减了(司机说是五万辆出租车降到了一万辆);二是,对不会使用手机或如你这样的不相信网上支付的人,

作者  | 2017-6-29 20:13:43 | 阅读(38) |评论(8) | 阅读全文>>

科尔前总理

2017-6-23 23:37:20 阅读32 评论17 232017/06 June23

我来到德国时,德国的总理是科尔。后来似乎耳朵里听见“联邦总理”,接下来的名字就应当是科尔。

也是,这人当了16年的总理,加上高大魁梧,威震四方的样子,总理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过后来两德不顾一切的快速统一,造成诸多弊端和人民的不满,这大个子有次在集会上被扔臭鸡蛋,火了,顶着一身腥臭他怒不可遏地冲向丢他鸡蛋的人,全无风度。那次他给我留下了个“公牛一头”的不佳印象。

1982——1998,在八十年代末,他一意孤行地要两德迅速统一,获得了几乎全东德的选票;摆脱了东欧集团威胁后他又固执地要统合欧洲,虽然骂声很大,可

作者  | 2017-6-23 23:37:20 | 阅读(32)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初唐四杰之神童王勃:命短

2017-6-22 0:57:14 阅读24 评论9 222017/06 June22

作者:山东周公子

 

01

大唐上元元年。

虢州(今河南灵宝)的深牢大狱中,一位24岁的小伙子因杀人罪锒铛入狱,正等候秋后处斩。

 

九年前,某个春日。 

唐高宗李治在宫中的高台上望着不远处新建成的乾元殿。一位侍官呈上来一份折子,说是朝廷官员引荐送呈的一篇《乾元殿颂》。高宗展卷而阅,但见文章词意壮美,句句生花,圣上惊叹:“我大唐之奇才啊!”

 此颂文的作者正是王勃,时年15岁。

 一年之后,十六岁的王勃,参加朝廷不定期举办的特科招考(幽素科),一举高中,官授朝散郎,从七品,相当于副县长级别。(唐朝没有劳动法,政府竟然聘用未成年人。)


作者  | 2017-6-22 0:57:14 | 阅读(24) |评论(9) | 阅读全文>>

少林寺来的“鲁智深”

2017-6-14 19:25:11 阅读38 评论2 142017/06 June14

本城有个少林寺出身的师傅,法号释延某(我还是不要写下全名,这名字放狗一搜,会出来好几页,人家名人是也)。现在已经还俗多年,有儿有女。但是因为开着个武校传艺习武,而众弟子们全部是仰望着少林寺而来,师傅因此还是作和尚打扮上课。

当年我们奉命给我家兔子找个干亲(一种奇怪的迷信),找了少林师傅当干爹。我顺便也是师傅儿子的干妈了。所以每次被迫和小家伙的外祖父母们一起参加吃喝大会。他的外祖父母有两对,倒是正好补了小家伙爷爷奶奶不在身边的缺。加上师傅的“小姨子”还有一堆小孩,所以他们家亲戚凑齐非常热闹。

我发现师傅现在“入赘”的家庭很有趣,全是不婚的,但是又都是朴实人。

今天来讲讲师傅:
师傅二十多年前就来德国了。

那时候少林武馆

作者  | 2017-6-14 19:25:11 | 阅读(38) |评论(2) | 阅读全文>>

【青年马克思】

2017-6-8 0:45:08 阅读23 评论3 82017/06 June8

几个星期前,看到电影预告【青年马克思】,很想着要去看。

奈何自己没有一个人去影院的习惯,又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同观。倒是有同事期间约着一起看电影,却都是喜欢超级英雄打魔怪的选项。

我绝不为那种电影费钱费时间。

可自己钟情这等冷门,注定了没有同好,心下不免惆怅。

昨天是复活节的星期天,传统基督教徒的开斋节,去老埃家吃羔羊肉,饭后老埃又搬出红酒,还是度数挺高的那种,他老婆不甚乐意他这么有餐必酒,仗着大家熟悉认识十多年了,当众就不给老埃好脸色看。我为了缓和桌面形势,东拉西扯说起【青年马克思】,抱怨在德国没有革命同志。埃婆一听,大为兴奋,不顾脚伤未愈,马上查了电影院和放映时间,要当天晚上就和我一起去看。

形势急转,两个吃了羊肉没酒喝的男人垂头丧气告别,两个对羊羔肉没什么兴趣的女人却被忽然打了鸡血,兴奋相约傍晚在城里一家很古老的电影院门前碰头。

作者  | 2017-6-8 0:45:08 | 阅读(23) |评论(3)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8日——庄博士和她的爱人

2017-5-29 1:00:48 阅读39 评论7 292017/05 May29

这一段时间里,我们这里的天气好得不得了。湛蓝的天空上,只有太阳从早上到晚上上演朝阳、骄阳和夕阳的独幕剧。

昨天傍晚我们去郊外的一个朋友家吃晚餐,坐在她们家巨大的花园里,看夕阳金辉把所有的植物和人镶上金边,再看红日西沉,天空从金光灿烂到一半嫣红一半湛蓝,再从一半嫣红渐变成一抹嫣红,最后到大片深青、繁星漫天。

温度适宜,花园开阔,一桌六人,相谈甚欢,很享受。


邀请我们去的,是个台湾人,姓庄,一个身材修长,线条刚硬的女人。

她在读博士期间认识了她现在的爱人卡特琳,一位德国女教师。后来,两人成婚了。庄博士家境殷实,父母过世后,她继承了丰厚家产,用这钱从卡特琳的姐妹手里买下了卡特琳家的祖屋,给两人筑起了爱巢。

卡特琳是园艺爱好者,

作者  | 2017-5-29 1:00:48 | 阅读(39) |评论(7)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5日——奶奶、舅公

2017-5-25 23:23:23 阅读35 评论8 252017/05 May25

前一段,有同学推荐我看一个纪录片《房东蒋叔》,说的是一位外地来的“自由撰稿人”借住在上海的一位蒋姓“老克勒”家里,目睹这位被她称为“蒋叔”的老上海每日的起居,用录像记录了蒋叔的祖屋面临拆迁时的那几个日夜。

蒋叔在解放前算阔少,但是49年时,先是父亲仓皇弃家出逃,再下来是母亲带妹妹瞒着他逃去香港。

他被全家抛弃,守着上海,守着祖屋,还守着一份似乎不薄的家产(可以供他从解放后不工作,一直活到最近才寿终正寝)。

蒋叔节约,但他有生活品质上的某些坚持,比如他有每天手工磨豆和泡饮咖啡的习惯。为祖屋(是一幢外形不起眼的两层小洋楼)完整,他不娶不婚背离亲戚,可最终还是挡不住拆迁大潮。几番抗争后,他不得不让步,决定搬出去。

最后一夜在祖屋里,蒋叔的悲情用冲天的仇恨来表现,他踢旧货,骂祖屋,狠狠摔东西。这貌似仇恨的样子,真叫人忍不住鼻酸。

作者  | 2017-5-25 23:23:23 | 阅读(35)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